槽值:陪我打魔兽的兄弟,后来消失在朋友圈里

上大学那会儿,寝室里有个哥们儿叫阿强。

阿强号称自己是WAR3前职业选手,手速高达250,所有职业都精通。

刚进学校,我就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通宵。

他拉着我们寝加隔壁寝的人,一头扎进《魔兽世界》艾泽拉斯。

那年军训,我们白天在操场喊口号唱红歌,晚上回到寝室就喊为了部落,敲碎他们的骨头!

大三临近考专业课那晚,谁也没心思看书。

老大在看韩剧,老二在装模作样复习,我在睡觉。

为了给老大爆个触手剑,阿强一声令下,“咱们是做大事的人啊——今晚必须把这个死亡之翼给我干了!”

陪我打魔兽的兄弟,后来消失在朋友圈里


疯狂的死亡之翼,曾是多少玩家的执念/ 《魔兽世界》

出动了两个半寝室的兵力,刷了一通宵,终于还是没有刷出来。

大家都累了,老大说,开荒没有永恒,我的儿子们。

直到毕业那晚在天台上喝酒唱歌,阿强都惦记着这事儿。

出《守望先锋》的时候,阿强一马当先,说自己以前好歹也是打过网吧赛的,这游戏不在话下。

没想到玩了两年,只会了一手托比昂,最擅长敲炮台,每次打架都只见炮台不见人,绝技是人炮分离。

没多久就毕业了。

说来也奇怪,大学四年过得比高中三年快多了,好像昨天刚上大学,今天就各奔东西。

老二说,这是个简单的数学问题,人活得越久,同样的时间占的比例就越少了,相对论嘛。

1

毕业后,老二去了互联网公司当程序员,双周轮休,头发日渐稀疏。

据说项目来了,通宵加班是常事。

阿强做了销售,朋友圈开始转发怎么喝酒能喝更多的五十个技巧。

他现在喝酒只喝白的,肚子大了一圈,成天说的最多的字是“总”,王总,李总,见人都叫总。

我留在北京,成了普通的新媒体编辑,每天为阅读量发愁。

新华字典上说,“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我深信不疑。

但新华字典没说的是,走在奔向前途的路上,我们可能再没工夫注意从前的同路人。

上班以后,每天准时起床,出门,坐地铁上班,打卡下班,周而复始。

寝室微信群里开始偶尔寥寥有几句,大家诉说各自的生活,也都是千篇一律的烦闷。

后来直接沉到了微信的底部,终于再也没有浮上来过。

2

工作之后,除了转发工作链接,我没发过一条属于自己的朋友圈。

不发朋友圈的年轻人,是真的没有朋友圈。

同事之间,除了工作相关很少聊别的。

打开微信,加的好友越来越多,却不知真正能交心的人在哪。

成年人的世界,是带着面具生活。

每个人都把自己装进壳里,做成蜗牛。

最真实的一面,只能向自己敞开,无法与别人分享。

偶尔打开电脑,看到游戏的图标还在,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更新过。

打开战网,发现好友列表里本该亮起来的昵称,全都变成了黑色。

没有人再有时间打游戏了。

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生活,时间被分割成无数个小块,每一块都要用在刀刃上。

聊天群沉寂了,公会解散了,游戏更新了,人却不在了。

陪我打魔兽的兄弟,后来消失在朋友圈里


记忆中的拉格纳罗斯,一直是要焚尽艾泽拉斯的火元素之王/《魔兽世界》

想联系旧友,又怕自己突然的问候是一种打扰:他是不是正在加班?

换做几年前,就是一句话:儿子,上线。

现在却不行了,因为他和我、我们都多了很多个甲方爸爸,那才是真的爸爸。

他们一句话,我们就得停下手中的一切,上线赶工。

忙吗?

正在忙。

那你忙你的。

编辑了很久的信息,改了又改,觉得叫“儿子”不妥,直接叫上线也不妥。

最后只能一一退格,全部删除。

网上有人问,最孤独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得到的回答,是自己打游戏,打出了一波惊天操作,习惯性地回头喊,“我这波牛不牛X?”

却发现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陪我打魔兽的兄弟,后来消失在朋友圈里


张继科身着海澜之家X暴雪娱乐合作系列卫衣:图片来源于《STARBOXmagazine七月刊》

3

想起大一那会,整个寝室的人一起看《猜火车》。

里面有这么句台词,“我将像你一样:选择工作,家庭,大电视机……选择毛衣,家庭圣诞,养老金免税,清理下水道过日子,一直向前,直到死的那一天。”

老二说,这太可怕了,我不要这样,我以后不会这样。

阿强说,那就不这样。

但我们都知道,我们终将不可避免地变成这样。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更没有放纵二字。

放假要带着电脑,出去聚会要随身背个包,老板一个电话打过来,就得原地加班。

每个人都像《盗梦空间》里小李子的陀螺一样,不停地转。

陪我打魔兽的兄弟,后来消失在朋友圈里

毕业前夕终于爆出来的触手剑和龙父之牙,都历历在目,像昨天晚上刚通过宵。

如今它们只能尘封在硬盘。

手机里还保留着当时《魔兽》电影上映的时候,公会线下首映的活动照片。

那天的午夜十二点,电影院里全部满场。

开场前,有个女孩儿大喊了一声“为了部落!”

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笑了。

好像那时候头发多一点,笑容多一点,皱纹少一点,孤独少一点。

高中时学课文,苏轼说“逝者如斯”。

当时不懂,还觉得这课文怎么这么长,还要全文背诵。

现在每个人都懂了,什么叫做青春不再,逝者如斯。

陪我打魔兽的兄弟,后来消失在朋友圈里


林允身着海澜之家X暴雪娱乐合作系列卫衣:图片来源于@StreetX_

4

有人说,8090后的青春早该落幕。

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很难没有认同感。

的确,现在00后都成年了,连90后都奔三了。

贴吧和论坛里在说什么,慢慢也看不懂了。

下一秒,却又忍不住反驳:从小到大,玩具从四驱车变成了游戏机和手办,但那颗少年的心从没变过。

就像我永远不会忘记,在那个奇幻的世界,艾泽拉斯里栖息的各个种族,不仅有战争,有英雄,有魔王,还有友情,有热血,有无数个兄弟和儿子。

还有我的青春。

无法忘记,在打巫妖王的时候,我玩一个没有装备的猫德,全神贯注,疯狂走位偷输出。

有无数个瓦格里从天而降,黑水成滩,冰封千里。

霜之哀伤发动,所有人一起进到剑里,最后靠我这一个猫德打出了全场最高的dps,把巫妖王斩于马下。

语音里“牛X”之声不绝于耳。

好像又是上辈子的事了,但想起来又很近。

陪我打魔兽的兄弟,后来消失在朋友圈里


希尔瓦娜斯 VS 安度因乌瑞恩 / 《魔兽世界》

在线下看到魔兽的阵营battle活动,依然会忍不住凑过去看几眼。

虽然身体逐渐走下坡路,偶尔晚睡都要担心会不会影响明天的状态。

但你总还会记挂着,什么时候再上线玩一玩,或者就只是走走看看也好。

在记忆里,那些热情永远都在,从没有消退。

像一条暗河,被时间的冰川覆盖,但它们一直都在流动。

只要一个契机,就能被重新点燃。

不然你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前几天《魔兽世界》开了怀旧服,有无数人蜂拥而至。

排队都挤不进去。

点击视频,让暴雪群雄点燃你的热情

而这一次,就让海澜之家带你一起重返艾泽拉斯大陆。

海澜之家×暴雪娱乐联名款系列,火热预售中。

陪我打魔兽的兄弟,后来消失在朋友圈里

从魔兽世界到守望先锋,唤醒你早该被重燃的青春热血。

那些为了部落、为了联盟的不眠夜;

那些无可替代的兄弟情谊;

那些专属于青春的回忆,永不落幕,也永不过期。

陪我打魔兽的兄弟,后来消失在朋友圈里

(责任编辑:王凤_NBJ10772)

当前:

槽值

推荐: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槽值:男明星综艺崩溃大哭,这次我不想骂他虚伪

下一篇:槽值:隐藏10年的心机女主,《甄嬛传》里活不过3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