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南方养老金支援东北”,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2019-01-23 19:10

“南方养老金支援东北”,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养老金够不够发,每个人都关心。最近,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贾康“把南方多年的滚存结余调到东北就燃眉之急”的建议,让网友炸开了锅。“南方社保资金结余多,是因为年轻人多交的多,以后我们怎么办”,这不是“自己账上有余钱就被要求支援隔壁老王”,不少媒体也认为这个办法太不公平。

文 | 刘文昭

养老金“南钱北调”已经有了,这种调剂有其公平意义

贾康的建议是在12日某经济论坛上提出的,他的演讲是关于整个财税改革的前瞻,说到养老金,他建议尽快把全社会基本养老的统筹机制提升到全国是一个蓄水池,如此南方多年的滚存结余就可以调到东北救燃眉之急。

没想到,只占整个演讲极小部分的养老金“南钱北调”,引发轩然大波,南方网友骂声一片。

其实,为解决部分省份养老金收支缺口问题,“南钱北调”已经开始了。2018年7月1日,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正式实施,中央调剂基金由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上解的资金构成,上解比例初步定为3%。

“南方养老金支援东北”,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在很多学者看来,这是养老金国家统筹的第一步,表明政府要对各省的养老金统一调配,“劫富济贫”了。可能是因为制度过于抽象,当时很少有人关注。

一些南方网友会说,这也不太公平了,我们账上的余钱为什么要给北方?以后他们用什么还?

这说明很多人还不清楚本省养老金结余是怎么来的。先来看两组数据,根据2016年社保报告,当年年末基本养老保险累计结存4万多亿元。养老金总量问题不大,但结构有问题。

表现在各省结余差别很大,广东为7258亿,黑龙江为负232亿。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和青海也出现了当期收不抵支的状况。

“南方养老金支援东北”,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另一组数字是抚养比,它是参保职工人数与领取养老保险待遇人数的比值,可以显示出养老保险基金的压力。

不同省份之间差别依然较大,最高的是广东超过了9.25比1,有的省份抚养比却不到2比1,比如四川1.75比1,最低的黑龙江不到1.3比1。

为什么发达的南方省份抚养比和养老金结余高,欠发达地区相对较低呢?当然不是因为发达省份的人生孩子多,而是发达省份一般是人口流入大省,工作人口多,而欠发达省份一般是人口流出大省,交社保的人少,领社保的老人相对多。

“南方养老金支援东北”,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由于户籍制度的限制,流动人口很难在发达地区安家落户,结果他们成长、读书的成本在家乡,在发达地区交社保,却很难在当地领社保,发达省份坐享劳动红利,养老金结余自然高。

这种现状持续下去,才是不公。

面对贾康建议引发的争论,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即认为,“(外出务工者)他们父母和子女成了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需要发养老金呀,但他们却把钱交给了广东,用中央调剂制度把一部分钱转移支付给黑龙江,下一代养活上一代,这也是公平的。”

南北省份养老金结余差距大,背后是我国养老金尚未全国统筹

也许南方网友还会说,那欠发达省份可以将国有资产注入社保,或者努力发展经济,有了就业,养老金自然充足。

首先,贾康在回应中表示,他的建议和“以国有企业资产收益支持社会保障体系运转”的建议,并不发生矛盾,可以、也应当同时使用,相辅相成。

“南方养老金支援东北”,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贾康回复网友评论

实际上,2017年公布的《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也明确,从当年开始,选择部分中央企业和部分省份试点,统一划转企业国有股权的10%充实社保基金。

其次,我国各省养老金结余差距巨大,和养老金的统筹水平有很大关系。

要知道,我国的社保制度在建立之初是交由各地政府自行探索的,结果导致了各地养老金极为“碎片化”。

养老金有结余的,可以在社保费率上更灵活,对企业更有吸引力;养老金紧张的,不愿少收一分,企业就更不愿去。因果循环,各地社保形成了“旱得旱死,涝得涝死”的僵局。

“南方养老金支援东北”,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公平

据财经网报道,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宋晓梧多次举的一个例子是,在黑龙江投资一个招收1万名工人的企业,向每名工人发放平均每月5000元的工资,一年的工资成本是6亿元。

公司在黑龙江缴纳养老金的比例是22%,而在东南某省只需缴纳13%,两者相差9%,即企业每年可以省下5400万元,那为什么要在黑龙江投资?

目前,企业的社保缴费负担沉重。2018年12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白重恩指出,社保缴费在中国企业利润中的占比为48%,而德国这一比例为21%。

他认为,造成中国企业税费负担高的正是社保缴费。相对于其他社保缴费,养老保险缴费率最高,“降低养老保险缴费,对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而言,可谓是盘活棋局的重要举措。”

贾康建议养老金全国统筹,富省帮助穷省,也是为降低企业社保费率提供可行的路径——试想,如果一个省本身养老金已经收不抵支,它哪有动力降低社保费率呢?

其实,我国现有养老金统筹体系缴费标准高(世界范围内几乎为最高),统筹层次低,问题重重早已饱受诟病,加快养老金全国统筹,已是学界和政策界的共识。而养老金在国家范围内统收统支,也是主要国家的通行做法。

养老金全国统筹需要考虑各方利益,但不能一直拖下去

养老金全国统筹,富裕省份的人也不用担心自己将来领不到钱。如贾康所说,不论怎样统筹,是在市级、省级,还是提升到全国,缴费者在退休后领取时的受益标准(领到多少钱)都是要按规则执行、受法律保证的,并不因为他的倡议而改变。每位具体的养老金领取人,拿到的这份钱仍是按法定标准,既不会多,也不会少。

养老金全国统筹的好处很明显,不仅可以促进人员自由流动,还可以提升养老金管理水平,利其保值增值,眼下则有望降低企业税率。为什么我国的养老金全国统筹一直进展缓慢呢?这既有技术和管理的因素,也有各级统筹部门的利益博弈。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指出,每个地方政府都希望本地企业的负担轻以促进经济的增长,减轻社保负担也是招商引资的一个有利条件。但在财政分灶吃饭的前提下,统筹层次提高到哪一级,哪一级政府实际就成为最终的财务负责人。

养老金积累的多的省份,资金就存在当地银行,对当地金融业和经济发展有很大的支持,这也是为什么有结余大省的社保人员表示,他们不反对全国统筹,前提是将现有结余留在省内,新制度执行后的基金再进行全国统筹。

贾康在回应网友时更是激愤的表示,一些技术层面的顾虑,可说基本都是借口,实质是原已形成的几十万人管理缴费的“利益固化的藩篱”。

改革总要触动既得利益,虽然养老金全国统筹也并非完美,也要防止地方虚报退休人数,降低征缴积极性等道德风险,但这些问题并非无药可解,更不该成为一拖再拖的借口。

当前:

今日话题

推荐:槽值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话题:春运:每个特别的回家礼物背后,都藏着一句没说出口的话

下一篇:今日话题:就业者工作时长十年增长22%,这才是最值得担忧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