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新西兰将制定的“幸福预算”,值得中国借鉴

2019-01-28 22:34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实现民生幸福的“先决条件”越来越不成为问题了;但是在“经济增长转化为民生福祉”方面,我们却似乎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问题。

新西兰将制定的“幸福预算”,值得中国借鉴

文 | 丁阳

刚结束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向各国政商领袖宣讲了新西兰今年即将颁行的“幸福预算”。所谓“幸福预算”,是指新西兰政府将不再只以GDP作为目标,而是以社会福祉(wellbeing)作为编制财政预算案的依据。这个做法,对于当下的中国有重要参考意义。

新西兰人为何要强调“幸福”?经济发达掩盖不了一切问题

到底什么是“幸福预算”呢?按38岁的新西兰女总理阿德恩的说法,即“在设定(国家)目标和追踪进展时,我们必须专注于生活水平以及人类、社会和自然资本。在我们的下一份预算中,我们将确定5项优先任务,每一项都刻意聚焦于长期代际变化。”

新西兰将制定的“幸福预算”,值得中国借鉴

简单点理解,就是编制预算时不再追逐GDP,不再只关注国民收入、失业率、工资增长等传统经济数据,而是还要考虑与提升人们幸福感有关的其他因素。阿德纳举了一个“优先任务”的例子——“一个优先任务是支持所有新西兰人的心理健康,特别关注24岁以下人群。从纯经济的角度来看,支持积极良好的心理健康有着明显好处,包括提高生产率。从好心的角度来看,现代社会给年轻人带来巨大压力,影响着他们过上充实且有意义生活的能力。应对这个问题将让我们成为一个更美好的国家。”

听起来有些空洞,然而仔细去了解的话,会发现对于新西兰这个发达国家而言,关注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并不是没事找事。

2017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份报告显示,在41个经合组织(OECD)和欧盟国家中,新西兰的青少年自杀率是最高的,而且这已不是它第一次位居榜首。15至19岁的新西兰青少年中,每10万人里就有15.6人自杀,这个数字约是美国的两倍,英国的五倍。专家表示,高自杀率与其他数据也有关联,如儿童贫困率、青少年怀孕率以及父母双方失业情况。有数据显示,19.8%的新西兰儿童处在相对贫困状态。而且,新西兰是“世界上校园霸凌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解决上面提到的“儿童贫困问题”是另一个优先任务。上台不久后宣布兼任“减少儿童贫困部”部长的阿德纳,对此问题非常关注。联合国也曾专门出报告批评新西兰的儿童贫困问题,称新西兰有30万儿童生活在贫困线。除去少数族裔贫困的因素之外,该现象还与新西兰较大的贫富差距有关。

新西兰将制定的“幸福预算”,值得中国借鉴

在阿德恩看来,很多社会问题的出现都是有深刻原因的。“从1984年开始,新西兰在拥抱当时盛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实验方面,比几乎任何国家都走得更快更远。我们下调了最高税率,大幅削减了公共支出、废除了据说会阻碍商业的监管规定,并大大降低了支付给病人、照顾孩子的人以及失业者的福利金。很多国家的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那时把新西兰誉为市场化改革的典范;那些改革往往伴随着大幅削减社会保障体系……不到20年内,我国就失去了经合组织(OECD)最平等国家之一的地位。尽管收入最高人群的收入翻了一番,国内生产总值(GDP)稳步增长,但最底层人群的收入陷入停滞,儿童贫困率增加一倍多。一些公民在金钱上更富有了,但国家在其他很多方面变穷了。”

用“幸福”来衡量一个国家的成就,已经成为流行趋势

对政治经济问题比较关心的读者大概能够意识到,阿德恩的观点其实是一种常见的左翼论调。肯定会有人质疑,假如不进行市场化改革,那迎接新西兰也许只是一个相对公平,但整体上比现在贫困的社会。至于搞什么“幸福预算”,什么“优先任务”,无非就是在一些社会问题上多花钱——而且大概率只是花冤枉钱。听起来就跟“绿色GDP”一样没太多意义。有人还指出,最早提出“国民幸福指数”的不丹,根本不幸福,“幸福指数”云云只是一种包装。

的确,作为新西兰工党的党魁,阿德恩身上左翼色彩突出。然而要说这个“幸福预算”很幼稚,却也未必。新西兰上一届政府,即中右翼的国家党执政时期,也有过类似的做法,只是名称和叫法不同——2011年新西兰财政部开始研究“生活标准框架”,提出自然、社会、人力和金融/实物四种资本。该框架为2012-2017年政府制定更好公共服务目标提供了指引。

事实上,阿德纳在达沃斯宣扬“幸福预算”时,提到了这一想法的渊源,“这不是我们自己提出的概念。一段时间以来,经合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直敦促各国重新定义成功,让目光超越强有力的资产负债表和强大的经济。”

比如经合组织(OECD)的做法,是2011年开始发布“更好的生活”指数,对OECD国家的11项关键福祉指标进行打分。11个方面分别是:住房条件、家庭收入、工作、社区环境、教育、自然环境、政府治理、健康、生活满意度、安全度以及工作生活平衡度。在2017年的排名中,民众收入最高,并且最发达和强大的美国排在了第8,排名前列的是挪威、丹麦、瑞典等北欧国家。日本则因为政府治理和生活满意度方面的低分,排在了38个国家中的第23名。排名最低的两个国家则是南非和墨西哥。

新西兰将制定的“幸福预算”,值得中国借鉴

OECD网站上可以看到具体城市的“更好的生活”指数分项评分,图为挪威首都奥斯陆

新西兰将制定的“幸福预算”,值得中国借鉴

图为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

不仅是国际组织在这么做,一些主要国家也在进行尝试。2008年法国萨科齐政府曾委托经济学家调查,国家的财富和社会的进步如何能够通过非GDP的指标量化;2010年英国首相卡梅隆指示英国国家统计局收集关于相对幸福的数据。

在学界,关于幸福的研究也日渐增加,在心理学和经济学界都是热门主题。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等人2009年的一篇著名报告提出,公共政策要明确鼓励对作为一项主要社会目标的幸福感开展更多调查测量。

商业机构也在这么做。波士顿咨询集团(BCG)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道格拉斯·比尔曾指出,“通过分析其关键因素,评估相关要素的一系列维度,有可能找到基本客观的方法来衡量民生福祉。”为此,BCG编制了《可持续经济发展评估 (SEDA)》,将民生福祉的三大要素细分为十个维度,并通过采用各维度的相对衡量指标,对149个国家的民生福祉进行评估,从而绘制了一幅全球民生福祉地图。在BCG看来,这种方式既能正确地评估一个国家或地区,又能提供强大的诊断工具。

经济增长的先决条件越来越不成为问题,但“经济增长转化为民生福祉”方面问题似乎越来越多

以上事实意味着,民众“幸福感”也许听起来像是一个难以捉摸的概念,往往被认为过于主观,难以衡量,但这确实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东西。而且也值得找到一个好的办法,去衡量它,并作为制定的依据。

而过去,我们有点太过关注经济增长了。经济增长当然是实现民生的一个重要先决条件——但实现经济快速增长,并不能保证民生福祉的改善。关键在于将相关政策、制度和动力落实到位,最大限度地将财富和增长转化为民生福祉。(道格拉斯·比尔《民生福祉是否应成为发展政策的核心?》)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相对而言,这个“先决条件”越来越不成为问题了,但是在“经济增长转化为民生福祉”方面,我们却似乎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问题。前些天发布的《2018全国时间利用调查公报》,透露了一个让人惊愕的数据——比起十年前,中国男性和女性就业者的工作时长都增加了22%之多。今日话题做的调查显示,90%以上的读者都认同,加班现象是越来越多了。有人说,不想加班,但是没有办法,“光是活下去已经用尽所有力气了”。

新西兰将制定的“幸福预算”,值得中国借鉴

经济在增长,人们的幸福感却没有多少提升,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对照OECD的11项关键福祉指标,我们不敢说哪些项目表现得有多好,但有些项目注定是要拖后腿的,比如社区环境、自然环境,特别是工作生活平衡度——有多少决策者、学者乃至普通人,意识到这对于大家的幸福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呢?在“稳增长”以及生育、养老、教育、医疗等各方面的压力之下,很多与“幸福”有关的东西,已成奢望。2012年,央视节目的发问“你幸福吗?”收获了一个经典回答——“我姓曾”。若是今天再问,又会如何?

新西兰将制定的“幸福预算”,值得中国借鉴

在不久前一个访谈节目中,新西兰财政部长格兰特·罗伯森谈到了在“幸福预算”之下会去解决哪些具体问题。他举了个例子,说政府将帮助解决新西兰人“孤独的问题”,“如果人们与社区脱节,那可能会让他们感到身心不适......对某些人来说,这会导致他们陷入心理疾病……”主持人反问道,“但是关于孤独的问题,不是应该亲朋好友去帮忙吗?……政府能做什么呢?难倒是保证他们能交到朋友吗?”罗伯森回应道,“不是说政府会让你不孤独,而是认识到像孤独这样的问题,会损害我们的福祉,影响我们整个社区……一个成功的国家不能只是GDP。”

没错,一个成功的国家不能只是GDP。在今时今日,我们更应该强调“幸福”这个概念。

当前:

今日话题

推荐:槽值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话题:就业者工作时长十年增长22%,这才是最值得担忧的数据

下一篇:今日话题:公安机关的函也不管用,学信网凭啥这么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