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求爱不得起诉女孩,“死缠烂打”怎么就成了一见钟情

2018-12-18 19:52原创

\u6c42\u7231\u4e0d\u5f97\u8d77\u8bc9\u5973\u5b69\uff0c\u201c\u6b7b\u7f20\u70c2\u6253\u201d\u600e\u4e48\u5c31\u6210\u4e86\u4e00\u89c1\u949f\u60c5

要点 | 速读

文 | 刘文昭

前几天,一名所谓“痴情男”的故事广为流传。孙某在书店看到了一位身穿黄色卫衣的姑娘,两个人对视了10秒,他就对这个姑娘“一见钟情”。为了找到这位姑娘,他蹲守书店50天,制作寻人启事到处分发,甚至试图起诉这位姑娘,逼她现身。昨天,事件有了新进展。有网友爆料孙某压根不是什么一见钟情,而是在固定的地方蹲守合适的女生,伺机下手。

网友的爆料,让人们更加确信这名男子有问题

孙某的故事一经曝光,就引起了激烈的讨论。一些人觉得男子真情可贵,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孙某太夸张,用尽各种手段找这位姑娘,行为偏执,令人生惧。

\u6c42\u7231\u4e0d\u5f97\u8d77\u8bc9\u5973\u5b69\uff0c\u201c\u6b7b\u7f20\u70c2\u6253\u201d\u600e\u4e48\u5c31\u6210\u4e86\u4e00\u89c1\u949f\u60c5

孙某蹲守书店50天

孙某跟姑娘对视了短短10秒,就认定女生也足够孤单,和自己同病相怜,还用眼神表达了“直接又不失矜持的好感”。脑补能力如此之强,让一些医生觉得孙某可能有“钟情妄想症”(一种少见的心理疾病,患者会陷入另一个人和他谈恋爱的妄想之中)。

如果说一个人有精神疾病,普通人躲着点就好,但网友的最新爆料,则让人有些毛骨悚然——这位孙先生压根不是什么一见钟情,而是有目的在固定的地方蹲守妹子,寻找下手对象。

\u6c42\u7231\u4e0d\u5f97\u8d77\u8bc9\u5973\u5b69\uff0c\u201c\u6b7b\u7f20\u70c2\u6253\u201d\u600e\u4e48\u5c31\u6210\u4e86\u4e00\u89c1\u949f\u60c5

\u6c42\u7231\u4e0d\u5f97\u8d77\u8bc9\u5973\u5b69\uff0c\u201c\u6b7b\u7f20\u70c2\u6253\u201d\u600e\u4e48\u5c31\u6210\u4e86\u4e00\u89c1\u949f\u60c5

网友爆料截图

在这条微博发出后不久,又有网友翻出了早前别人的留言,指证孙某其实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如此了。

果真如此,这个男子的行为就不是简单的钟情妄想了,而很可能是Stalking(指个人或团体对另一个人过分或有害的关注,常常与骚扰和恐吓有关)。在中文里这种行为是跟踪、骚扰、威胁等多种行为的综合。

这种行为不仅让受害者精神痛苦,生命安全也处在威胁之中。英国格卢斯特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358个谋杀案中,94%有过跟踪缠扰的行为。

一些人觉得男子“痴情”,甚至想帮他找人,自有其文化基础

这几年,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对某人“一见钟情”,希望网友帮忙。一些媒体和网友也大呼感动,主动为其提供线索。

这类人可能也没有坏心,和赞美师生恋的人一样,他们只是想帮别人成就一段佳话,却忘了这可能让女生身陷险境。

一些所谓的“痴情男”还觉得女性传统文化的影响,较少主动表达自己的感情,女性拒绝是故作矜持——说不,是欲拒还迎;冷处理,是在考验我;在我面前走过,是叫我注意她。自己就该死缠烂打,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诚意。

\u6c42\u7231\u4e0d\u5f97\u8d77\u8bc9\u5973\u5b69\uff0c\u201c\u6b7b\u7f20\u70c2\u6253\u201d\u600e\u4e48\u5c31\u6210\u4e86\u4e00\u89c1\u949f\u60c5

而一些影视剧中,对霸道总裁的浪漫化处理,不仅让这些人把死缠烂打当作一种求爱技巧,也让降低了旁观者对日常骚扰行为的警惕。

美国密歇根大学的传播学者就做过一个研究,她邀请426名女大学生观看一段影片,根据影片内容这些大学生被分成三组:A组观看的影片把男性追求女性的行为描绘成“可怕”的,B组观看的则是把这一过程“浪漫化”的影片,C组是对照组。

观看影片结束后,参加测试的人都会进行一项针对“缠扰”行为认知的调查。

结果显示,越容易把故事当真或者入戏太深的人,越容易受媒体描述的影响。具体来看,接受到“可怕”描述的A组对“缠扰”行为的接受度显著低于B组和C组。这说明人们最初并未意识到“缠扰”行为的危险性,而一旦用影像化的方式揭露出来,就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至于B组C组为什么没有显著的变化,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浪漫化的电影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泛滥成灾”,电视剧和现实生活融为一体,难以分清谁是谁了。

法律理应保障每个人生活安宁的权利

去年12月,作家刘同在微博上分享了一段自己被一名狂热的女粉丝跟踪骚扰的经历:一年来,这位女粉丝从湖南追到了刘同在北京的办公地,每天守在他的车位旁边等他,还曾潜入公司的卫生间等他,如影随形地出现在他的新书发布会上,当众拿起话筒告白。

他尝试过与这名粉丝沟通劝阻,也联系过她的家人,甚至报警,但都无济于事。不得已,他在微博上曝光了这名网友,希望家人可以把她救回去。

为何报警都不管用?那是因为我国目前的法律很不完善。跟踪骚扰行为侵害的是受害者的生活安宁权益,虽然在司法实践中,有一些因生活安宁权益受到侵害而获得民事赔偿的成功案例,但是生活安宁权益一般无法单独作为一项人身权利而得到法院的支持。(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智慧)

此外,对受害者来说,跟踪骚扰带来的困扰足以让人崩溃,但由于精神损害难以举证,受害者维权也非常困难。

实际上,如何处理“跟踪骚扰”,外国已有不少经验,90年代开始,一些欧美国家逐渐将可以定义为stalking的行为入刑。

相比之下,亚洲国家虽然动作较慢,但经验更值得借鉴。1999年日本女大学生猪野诗织被前男友杀害。在此之前,她已经与男友分手,但男友一直骚扰她。

\u6c42\u7231\u4e0d\u5f97\u8d77\u8bc9\u5973\u5b69\uff0c\u201c\u6b7b\u7f20\u70c2\u6253\u201d\u600e\u4e48\u5c31\u6210\u4e86\u4e00\u89c1\u949f\u60c5

促使日本最终出台反跟踪骚扰法的猪野诗织案件,照片中为受害者

当她把男友骚扰她的话录下来,交给警察时,警察的反应却是这个情况很难界定是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不愿处理,而且猪野诗织都已经占到便宜了(指恋爱过程中收到名牌包包),干脆得过且过算了。

但事情并没有如警察想象的一样,而是最终走向了极端。该案引发了日本社会对“跟踪骚扰”行为的巨大讨论,警察事后因渎职受到了惩罚,更重要的是,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年,日本就出台了《反跟踪骚扰法》。

为了进一步打击跟踪骚扰行为,2017年日本还修订了《反跟踪骚扰法》,不但将网络行为纳入其中,还规定为了迅速保护受害人,在紧急情况下可不事先警告,就对加害人发出禁止命令,徒刑上限也由“6个月以下”延长为“1年以下”。

如果我国现在将“跟踪骚扰”入刑有困难,相关部门可以先尝试明确“跟踪骚扰”的基本定义,并允许受害者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禁止骚扰者靠近自己。

我国2016年颁布的反家庭暴力法已经开始试水这一举措——家庭成员中一方如果受到另一方的跟踪、骚扰,威胁其人身安全的,可以请求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将保护令的适用扩大到骚扰跟踪行为,应该没有想象得那么难。

当前:

今日话题

推荐:槽值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话题:面对婚姻危机,向原生家庭寻找面对困境的力量

下一篇:今日话题:尊师重教中国全球第一?别忽略农村教师地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