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野猪进村伤人“抢粮”,不要只当笑话看

2018-12-20 19:29原创

\u91ce\u732a\u8fdb\u6751\u4f24\u4eba\u201c\u62a2\u7cae\u201d\uff0c\u4e0d\u8981\u53ea\u5f53\u7b11\u8bdd\u770b

要点 | 速读

文 | 刘文昭

这几天,两段关于野猪的视频很火——“40余头野猪进村抢粮,村民放群狗迎战,结果2死6伤”,“放牛路上遭袭,村民与160多斤野猪搏斗死里逃生”。野猪竟然这么“有组织有纪律”,战斗力还这么强,很多网友大呼过瘾,却不知道这些村子已苦野猪久矣。

对当地村民来说,野猪进村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家猪性情温顺,除了吃就是睡,它的亲戚野猪可不是这样。雄性野猪长有獠牙,雌性野猪遇到危险或受惊时也会咬人。在不少山林老猎手的眼中,林中最危险的猛兽不是老虎、豹子和熊,而是野猪。俗话说“一猪二熊三老虎”,可见野猪之凶猛。

\u91ce\u732a\u8fdb\u6751\u4f24\u4eba\u201c\u62a2\u7cae\u201d\uff0c\u4e0d\u8981\u53ea\u5f53\u7b11\u8bdd\u770b

野猪不仅凶猛,繁殖能力也很强,食物丰富的时候,一年可产2窝幼崽,每窝平均4-8头。随着环保政策的实施,加上虎豹等天敌几近消失,野猪们便乘势率先发力,走在了野生动物种群恢复的前列。

村民与野猪的冲突,已经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2013年,九三学社社员、畜牧师颜华曾指出,野猪危害庄稼、危及人身安全的事件在全国各地愈演愈烈,福建福安18个乡镇有50多万亩耕地遭受野猪危害,近千亩土地因此而抛荒;安徽南部10万头野猪频繁毁地伤人,人猪大战经年不绝;安徽桐城市,野猪已进入城市大街伤人……全国已有15个省市发生了野猪咬伤、咬死人的事件。

\u91ce\u732a\u8fdb\u6751\u4f24\u4eba\u201c\u62a2\u7cae\u201d\uff0c\u4e0d\u8981\u53ea\u5f53\u7b11\u8bdd\u770b

被野猪毁坏的庄稼地

此外,野猪还有拱土的习惯,食性又杂,任何庄稼都可能成为采食和破坏的对象。因此,对城里人来说,野猪进村是趣闻,对当地村民来说,野猪进村却是一个大麻烦。

国家保护动物不能杀,庄稼被毁赔偿又少,村民很无奈

为了防野猪,村民也想过一些土办法,比如扎稻草人、放鞭炮,用绑上有人汗味的衣服来吓唬野猪。但时间长了,这些办法就没了效果。

\u91ce\u732a\u8fdb\u6751\u4f24\u4eba\u201c\u62a2\u7cae\u201d\uff0c\u4e0d\u8981\u53ea\u5f53\u7b11\u8bdd\u770b

稻草人防野猪

一些村民也动过杀野猪的念头,却不敢动手。原因也很简单,野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不敢杀。

更让村民烦恼的是,野猪吃了庄稼,却找不到人赔偿。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因保护国家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造成农作物或者其他损失的,由当地政府给予补偿。

北京市的补偿比例比较高,但也只补偿全部损失的60%-80%,在欠发达地区,补偿比例为50%甚至更低。在一些地区,农民遭受野猪毁田的损失该由哪一级政府补偿、补偿标准和程序如何甚至没有明确的规定。

没有合理的补偿,会直接降低当地人保护野生动物的愿望。在论文《基于亚洲象保护的中国野生动物损害补偿机制研究》中,刘欣博士的调查显示,30.04%的当地居民对亚洲象保护持反对态度,主要原因是亚洲象损害造成居民收入减少,地方对居民损失的也补偿不足。受访者如果能得到满意的补偿,他们当中超过80%会转变态度。

\u91ce\u732a\u8fdb\u6751\u4f24\u4eba\u201c\u62a2\u7cae\u201d\uff0c\u4e0d\u8981\u53ea\u5f53\u7b11\u8bdd\u770b

野猪为祸太烈的时候,一些地方政府会组织狩猎队,按照配额捕猎野猪。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愿意这样做。毕竟,组织狩猎队也需要花钱,万一枪丢了,或者狩猎时伤了人,相关部门也怕担责任。

2014年,江西南昌梅岭地区野猪泛滥成灾,当地村民非常盼望成立狩猎队。当地林业站的站长却表示,“现在我们管辖区域内的野生动物都要保护起来,并不会去进行捕杀……野猪疯狂破坏农作物,仅能靠当地村民自发组织人员进行驱赶,我们林业部门的人手也有限,不可能每天都在农田里守着。”

\u91ce\u732a\u8fdb\u6751\u4f24\u4eba\u201c\u62a2\u7cae\u201d\uff0c\u4e0d\u8981\u53ea\u5f53\u7b11\u8bdd\u770b

\u91ce\u732a\u8fdb\u6751\u4f24\u4eba\u201c\u62a2\u7cae\u201d\uff0c\u4e0d\u8981\u53ea\u5f53\u7b11\u8bdd\u770b

\u91ce\u732a\u8fdb\u6751\u4f24\u4eba\u201c\u62a2\u7cae\u201d\uff0c\u4e0d\u8981\u53ea\u5f53\u7b11\u8bdd\u770b

村民对当地政府的处理方式不满

控制野猪数量,“人道”的办法成本太高,应允许适度狩猎

对于数量增长过快的野生动物,各国各地区都采取措施予以控制。不允许狩猎,也有其他的办法,但问题是成本太高。

以我国香港为例,近年来当地野猪频繁滋事伤人。香港渔农自然护理署的数据显示,近5年来全港各区接获野猪出没或滋扰的投诉个案剧增,从2013年的294宗上升至2017年的738宗。

过去香港也有狩猎队,但在动物保护主义团体的压力下,香港于2017年推出了“野猪避孕及搬迁先导计划”。截至2018年9月,该计划已进行了30次行动,共捕获101头野猪,并为其中33头雌性野猪注射避孕疫苗,为6头野猪做了绝育手术。2018-2019年度,香港渔农自然护理署还预留350万港元继续推行该计划。

香港地理环境较为封闭,可以搞野猪绝育计划,内地各个省份相连,野猪数量庞大,怎么搞绝育?

国内的农村地区本就财力匮乏,连村民的财物损失都赔不起,谁出钱给野猪做绝育?

实际上,在欧洲、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等地,野猪被视作“有害生物”,一般以狩猎方式控制其数量。

\u91ce\u732a\u8fdb\u6751\u4f24\u4eba\u201c\u62a2\u7cae\u201d\uff0c\u4e0d\u8981\u53ea\u5f53\u7b11\u8bdd\u770b

与绝育相比,狩猎显然更适合内地的情况。在野猪为祸的农村地区,地方政府理应主动组织狩猎队,保护村民生命财产安全。如果地方政府不愿意背上不保护野生动物的恶名,那就请给村民一定的狩猎权利。

动物保护机构可以和相关部门合作,对特定区域内的野猪种群数量做好调查,然后给出合理的猎杀额度;当地政府做好枪支管理,防止偷猎盗猎。

目前我国有近3000个自然保护区,约占国土面积的15%,这是我们为野生动植物留下的生存空间,在自然保护区内,我们理应严控狩猎活动。

但在自然保护区之外的85%的国土面积上,保护野生动物,应以保障人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为前提。

当前:

今日话题

推荐:槽值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话题:尊师重教中国全球第一?别忽略农村教师地位危机

下一篇:今日话题:我也难以原谅那个打过我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