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同学饮酒致高位截瘫被索赔,高校禁酒迫在眉睫

2018-12-23 16:56原创

同学饮酒致高位截瘫被索赔,高校禁酒迫在眉睫

河南许昌某职业学院一15岁的学生与同学在宿舍饮酒,第二天这名学生昏迷不醒,随后被医院诊断为脊髓炎并高位截瘫,前后治疗花费了40多万元。后法院判决学校赔偿80余万元,售酒的超市赔偿6.7万元,一同饮酒的另外6名学生共同赔偿20余万元。自带“江湖气”的酒桌文化,何时成为学生身体健康的“杀手”?学校是否应当站出来管一管?

相较于其他成年人来说,学生饮酒的风险要高很多

有媒体报道,今年11月西安翻译学院规定禁止学生在校内外饮酒,引起争议;同在今年的3月,云南艺术学院在“开学第一课”中也做出新规:“会将学生醉酒后的照片寄给父母。”面对学生饮酒带来的诸多问题,不少学校已经采取了措施。

“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感情厚,喝不够;感情薄,喝不着;感情铁,喝出血。”这是流传于酒桌上的一套很受欢迎的劝酒辞。学生对于酒桌文化的认识,可能要简单得多。饮酒量的多少代表了自己的诚意和信心。于是乎,喝酒在学生的意识里,是单纯以“量”说话的。

不同于有相当社会经验的父辈以及职场人,学生并没有太多的社交经验,从影视剧或者其他文学作品中学来的“酒桌文化”在学生的世界里更容易变得畸形。面对举起来的酒杯,他们没有太多的目的性,也没有“酒桌推脱”的技巧,这更容易让他们饮酒过量。2017年6月19日,广东某985大学大一学生王耀栋在一酒吧连续喝下6杯混合了多种烈酒的“特调鸡尾酒”后死亡。当时,酒吧推出一项3分钟内喝掉6杯酒则消费免单”的特殊活动。

而且,在学校这个小世界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平等。学长和学弟之间,学生会“部长”和“干事”之间,老师和学生之间,本身就带有一种高低差。在这样的背景下,处于下风的学生也没有太多拒酒的资格,只能默默地一饮而尽。2017年1月15日,江苏大学已被保送博士的史国平参加完导师组织的聚餐后,因饮酒过度猝死。饭局上,老师说,“要喝好,要喝多。”

同学饮酒致高位截瘫被索赔,高校禁酒迫在眉睫

在这个名叫“家味道”的餐厅里聚餐饮酒后,史国平酒精中毒死亡

虽然学生里有很多人已经成年或者接近成年,身体发展成熟,但他们对自己的生理特征并不一定了解。不同人对酒精的耐受度也是有区别的,对于自己能承受多少酒量,他们自己未必清楚。

更何况,未能经济独立的学生大多囊中羞涩,买不起昂贵的名酒,有时候会在超市、路边商店买到一些低等酒、劣等酒,甚至,会买到假酒。工业酒精勾兑出来的酒含有的甲醇等成分,极其容易致盲、致死。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一些学生们容易低估饮酒背后的风险,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不甚了解,甚至对喝下的液体也知之甚少。在酒桌上,完全把自己置于一个没有保护的环境里,端起大杯的酒,很爽快地送进肚子里。

根据世界医学界权威杂志《柳叶刀》公布的一项关于195个国家1990-2016年饮酒调查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因酒导致的15-49岁之间死亡男性达到65万人,女性达到5.9万人,分别占女性和男性年龄标准化死亡率的3.8%和12.2%。也就是说在这17年的时间里,总共有多达70万中国人死于饮酒。

同学饮酒致高位截瘫被索赔,高校禁酒迫在眉睫

各国酒精致死性别差异情况统计 来源:《柳叶刀》

面对酒精,有足够社会经验和自我认知的成年人都未必能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懵懂莽撞的学生,面对了更多的风险。用如此大的风险换来的所谓“人生经验”却未必能让他们正确地认识这个世界。

关于售酒、劝酒存在很多模糊地带,这些部分对学生很致命

为避免酒精对年轻一代的伤害,禁酒的规定由来已久,而且不是从学校开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对难以判明未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法律条款,但执行得如何呢?很糟糕!

商家在利益的驱动下,往往不忍放弃任何一个买家,而且几乎没哪个商家会提出来“要求其出示身份证”。未成年学生不仅能买得到酒,而且不少大学校园里面的超市就有烟、酒在出售,学生买酒像买饮料一样简单,也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

同学饮酒致高位截瘫被索赔,高校禁酒迫在眉睫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规定,“公民由于过错(故意或过失)侵害他人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劝酒者明知过量饮酒会给对方造成伤害还继续劝酒,即构成民法中常说的“过错”。然而在酒桌上,如何能判定饮酒是否会给对方造成身体伤害?这无疑存在技术难度。而且酒桌上的最重要一个程序就是,让不愿喝酒的人继续喝下去,如此才能“感觉喝得痛快”,这与法律规定形成了悖论。哪怕觉得可能造成身体伤害,但在大家都喝得兴起的时候,强硬中断,也会显得自己“格格不入”。酒桌上的几个小时里,法律规定太容易被抛之脑后,很难对劝酒者形成约束力,法律意识尚不到位的学生更是如此。

关于青少年禁酒的重要性,大洋彼岸的美国早早就意识到了。美国法律规定,凡21周岁以下的青少年,均不被允许拥有、销售或饮用任何酒精饮品。在几乎所有的学校规定中,喝酒都属于严重违反学校规定的行为,学校的校管理委员会都表示会对在校学生的饮酒和喝醉行为进行处理,喝醉的学生不能在学校继续就读。

但实际情况是,美国学生群体多如牛毛的Party中,疯狂饮酒太常见了,美国学生酗酒几乎成了一种现象。有媒体援引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过去的一个数据,美国每年因过度饮酒导致各种事故的大学生达到1400人。2014年,一个19岁的中国女留学生在密歇根州立大学里就曾因过度饮酒而死亡。

关于售酒、劝酒的法规执行很差劲,其中有商业驱动的原因,也有文化背景的原因。多种作用下,这种能够麻醉神经带来快感、能导致身体伤害的透明液体,学生触手可及,又避之不及。

学校禁酒无可非议,还应该有更多配套的指导工作

国内已经有学校开始着手拒绝酒精进校园,但未必会执行得很严格。云南艺术学院提出会“把醉酒的照片寄给父母”也只是幽默地用一种“唬小孩”的口气提醒学生勿饮酒,实际效果有待观察。

目前,多数学校对学生饮酒也多是劝诫为主,并没有进一步解释过度饮酒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危险。遇到因饮酒发生的事故,为避免引起外界关注,也都低调处理,不会借以教育学生。

酒精带来的伤害不像匕首、毒品那样直接,过度饮酒带来的伤害存在不确定性,这让很多人有了侥幸心理,没有意识到过度饮酒的危害性。售酒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会炮制出饮酒带来的好处,诸如“适量喝酒有益健康”。后来证实,之前关于“酒精对身体有益”的研究都是酒商赞助的,结论也就可想而知。今年《柳叶刀》上刊发的一篇最新研究结果表示,每日饮酒量低至0时,对应的健康风险才可能为0。所以,饮酒不论量多量少都能影响健康。

学校其实可以进行更多关于酒精相关知识的介绍,让酒精的朦胧感消失,让学生能够理性地看待饮酒。虽然学校存在饮酒者,但学生时代沉溺酒精的“酒鬼”并不多,能让他们在年轻时期就树立对酒精的正确认识,之后会少很多嗜酒成性的“酒徒”。

同学饮酒致高位截瘫被索赔,高校禁酒迫在眉睫

另一方面,学校也应该推广更为健康、适合年轻人的社交方式,引导学生将平日的社交建立在身体健康的基础上。近段时间以来,学校频频曝出学生干部社会气十足的新闻,就是因为学生太早被流行于社会上的不良风气浸染,而且自身理解能力有限,一些社会规则很容易在学生的思维里被曲解、变得畸形。如果学校能够及时发现并矫正,会少很多“学生老干部”。

曾几何时,因为醉驾导致交通事故也是一大社会危害,2010年醉驾入刑后,通过严格的法律管控,因醉酒驾驶带来的事故大幅下降,治理成效显著。看来不是不喝不行,而是管理得不够严格。学校当然不需要像醉驾那样严厉地用刑法管理,但意识到过度饮酒带来的高风险后,应该更加重视这个学生中间潜在的杀手。

相比学校禁止使用大功率电器,以及某些学校禁止外卖进校园,对学生人身健康的管理,更合理,更急迫,更实用,也是真正的对学生负责。

当前:

今日话题

推荐:槽值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话题:李泽厚说金庸小气,就活该被吐槽吗?

下一篇:今日话题:面对虐童,除了呼吁严惩我们还能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