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最大声160412:社会伤害同性恋者之余,也会伤害其他人

【今日最大声】“社会不宽容接纳同性恋,伤害同性恋者之余,也会伤害其他社会成员。另:婚前同居真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不单是为了试验对方的性取向,更多的是验证两个人一起生活的能力。”
——媒体人@五岳散人
一、“昨天是王小波忌日。群里朋友讨论,若他活到现在会怎样?众说纷纭,有说他卖了个文字处理软件,去小岛隐居;有说他移民美国,在大学当老师;有说他投身IT创业失败,从此隐居,偶尔会在小众杂志看到身影;也有人说他专注于同性恋亚文化研究,变成小圈子关注的专家。大家都觉得他应该不会在微博上喷或被喷。”
——作家@马伯庸
二、“一个社会,或者一个组织,总要订立某种规则。对此,人们评判的第一标准往往是好规则还是坏规则。但在我看来,第一位评判的标准应当是规则是清晰的还是模糊的。哪怕是坏规则,只要是清晰的,人们起码可以规避。怕就怕模糊的规则,可以随意解释,你躲都躲不开。而坏规则往往是以模糊状态出现的。”
——清华大学教授@清华孙立平
三、“与朋友聊到《白夜行》中亮司与雪穗的关系,与《嫌疑人X的献身》中石神与靖子的关系有相近之处。而《白夜行》中苦苦追索案件的警察,与《黎明之街》的警察又有相近之处。好的作家不怕类似‘重复’,只要用得好,或许也可以说是‘意犹未尽’。”
——作家@止庵
四、“公司在携程的顶楼,每天上班坐电梯基本每层都停,都不得不听携程员工聊天,发现女孩们基本说家长里短,男生永远只有一个话题,就是游戏----现在生活都这么无聊了吗?”
——网友@苏雨农
五、“只有极致的成就,才能抵挡人生无尽的空虚。这种人大致分四类:1. 文学家艺术家,创造了一种文体,有传世的作品;2. 科学家,做出了传世的贡献;3. 及少数的企业家,改造了技术和生产力;4. 传教士,完成了一大群人的信仰转移。除此之外,普通人的人生,似乎都并没有太大意思。”
——网友@来福腔
六、“看到武林高手、高级神仙、大型机器人贴身肉搏的场景,总是会有特别的失落感:唉,原来他们用的也是街头混混的低级招式。”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
七、“双清路八家有一小块空地,原来是个菜市场,周边的居民买菜挺方便。不知为何,硬给拆了,这块地干什么都不合适,就空在哪儿。我听说,好些这样的菜市场,都给拆了。就是让这些卖菜的小贩没法活,只好离开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
八、“中国人最大的特征就是奴性和谋略,官场大都以勾心斗角争取利益,每级别的官员都可能在上级领导那里充满奴性色彩,然后向下属发泄和释放怨气,长期以往,情绪必然遭抵制,难免武力相向。”
——合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大队长@刑警老吴。4月6日,为抢朋友圈十来块“红包”,陕西宁陕县太山庙镇政府两名工作人员大打出手。《廉政瞭望》发表文章,称中国官场是一个文火慢炖的场域,讲究话语谨慎、行事得体,面红耳赤有,挽胳膊抡拳少。但在这几年,中国官场上的“武斗”渐渐多起来。
九、“在这个涌动着反智情绪的社会中,读书无用论总轻易地受到众多赞扬、读书人的悲凉处境总是被带着嘲讽的态度围观,读书人的负面信息总是被满含鄙夷地放大。说实话,我也被无数次问过,你读北大出来能干什么?不还得跟我一样工作挣钱吗?读那么多书不还得嫁为人妇吗,有什么用?对此,我想说的是:哪怕我们做着同一份工作,我不会同你一样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得失;哪怕我们都将归于家庭的琐碎,我知道琐碎之中也有诗意与温情;哪怕我们都将面对生活的苟且,我会为我的子女在嘈杂中开辟一道安静的缝隙。”
——《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板块,作者王昱。文章驳斥了人们生活中常常出现的“读书无用论”。
十、“问题出在哪儿?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微信群里好好说话呢?这与大家缺少一种有效的公共说理意识有关。每当一个热点事件出来的时候,人们第一时间不是冷静地寻求真相,而是热衷于作价值上的判断。由于各自立场的不同,很容易在公共平台互掐起来,谁的嗓门大,谁就占有了公共话语的主动权,多数人则抱着看客的心态,凑个热闹,而最为重要的理性思考则被抛于脑后。这其中,部分自媒体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为了制造关注度,一些微信的公众平台罔顾事实,用激情代替理性,用带有敌意的话语进行公共事件分析,而它们的言论很有市场,动辄便可换回超高的阅读量。结果,一些微信公号收获了‘10万 ’的阅读率,却引得舆论场中撕打声一片。”
——《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板块,作者俞诗逸。作者称,现在很多人在微信群中经常出现一些争论,有些网友为争论而争论,不见理性交流,只见谩骂攻讦,加上一些所谓“意见领袖”的挑唆,使得原本严肃的公共讨论成为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地鸡毛”。
十一“分歧是必然的,不只是因为网民中有精英也有土豪,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网民身份本身就很复杂,它所对应的人群分化非常明显。网民学历、收入不高的画像,尽管不乏对号入座者,但肯定也有很多人不会认同这种有些简单粗暴的评价。网民有着很大的话语权,如今说这个群体学历、收入不高,很容易将这结论延展开来,比如推测网民的发言没有含金量,这可能不符合事实。倘若有人读了这则新闻后,片面地把层出不穷的网络问题归因到网民素质身上,恐怕要得罪很多人。”
——南方都市报社论,近日社科院发布的《文化蓝皮书》指出,网络游戏、网络视频等新兴文化消费群体呈现年龄低、学历低、收入低特征。我国互联网网民学历大多集中在高中/职高/中专/技校,本科仅两成,超过半数月薪不到3000元。社论认为这份蓝皮书只是一份粗糙的网民画像,只适合当热闹看。
(更多有用有理有趣内容,请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sanjiangxing”)


当前:

今日最大声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槽值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最大声160411:大张伟:汪峰快50了,有什么可迷茫的

下一篇:今日最大声160413:我无法认同国足官方发布的12强赛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