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间隔着一套房子,是几百万的距离”


【今日最大声】“总有一天,深圳会彻底的划分为富人区和贫民区!久而久之,金字塔的几类人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种鄙视链,城市原居民鄙视新进入城市的居民,有房的人鄙视没有房的人,但是如果房地产价格保持相对稳定,这种鄙视链只会在短期,或者少数时间存在,但是房地产价格的持续迅猛上涨,让这种鄙视链被空前加强。我们之间隔着一套房子,但这套房子,是几百万的距离。”
——金融地产家《未来,穷人应该如何寻找上升通道?》


一、“我很快就要年满90岁。很快,我就会像其他所有人一样。我们所有人都会面临那一刻。但是,古巴共产主义者们的理想信念会保持不变,继续在这个星球上证明,如果人们努力且有尊严地工作,就能够生产出人类需要的物质和文化产品,我们需要为此继续不停奋斗。”
——古巴革命领袖德尔·卡斯特罗25日晚间去世,享年90岁。今年4月份,古巴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时,卡斯特罗发表演讲。


二、“菲德尔·卡斯特罗是古巴的革命领袖,也是二十世纪的符号。”
——墨西哥总统培尼亚在社交网站上发表悼词。


三、“对于这个固执、任性的造反者出身的政治家,他晚年发明并不断重复的口号‘社会主义或死亡’是一句非常恰当的墓志铭。作为政治家,当历史潮流顺应他时,他便顺流而动;而当历史潮流逆他而行时,他敢于企图阻挡。作为他那个时代掌权最久的国家领导人之一(先任总理,后任总统),他营造了自己的传奇,直到晚年还留着胡须,身穿橄榄绿制服,使他成为一眼即可认出的世界人物。”
——FT中文网《告别卡斯特罗》,作者:罗伯特·格拉汉姆、斯蒂芬·菲德勒。


四、“在古巴人心中,菲德尔·卡斯特罗已经是‘历史’了。”
——林达2015年6月在凤凰评论撰写的专栏。文中提到:我对一个非常聪明的古巴朋友说,“我来之前问过朋友:我要去古巴了,你最想知道的是什么?朋友回说:最想知道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后,会发生什么。”古巴朋友狡黠地笑了笑:“几乎每个西方人来,都会问这个问题。看了那么多,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他说,“我总是回答他们:‘会怎样?会有一个葬礼。’”


五、“馒头还在,碗也没洗,但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凤凰图片编辑夏大朋、文豪小凤走访发生倒塌事故之后的江西丰城电厂工人的宿舍,写下手记。


六、“要引导穆斯林群众正确认识‘清真’涵义,认真解决一些地方出现的炒作‘清真’概念,扩大‘清真’范围,滥用‘清真’标识等‘清真泛化’现象。”
——据中国日报,26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中国伊斯兰教第十次全国代表会议上说。


七、“成都城管,一个科长就解释法律了,把共享单车定义为占道经营,把能收的车都收了。连其上级主管部门成都市城管委都认为,依据错了。自行车占道,和地摊占道完全不是一个性质,哪里轮得到城管来管?更关键的事情是,即使错了,这个科长也不会为此付出代价。”
——评论人@刘远举,互联网共享单车进入成都后,成都市天府新区华阳街道办事处城管以占用城市道路开展经营活动为由,将辖区内百余辆共享单车进行了集中清理。针对此事,当地城管的上级主管部门成都市城管委回应,认为该街道城管依据的法律法规错了。但执法人员宣称本次执法没有问题。


八、“都说中国近三十多年来个人主义上升,年轻一代崇尚自我,喜欢彰显个性和特立独行,但我有一个感觉:他们似乎更多注重张扬自我的感受,而较少去顾及这是否会影响或妨碍到别人。如果说在日本,‘只要你不给别人添麻烦,无论怎样怪胎都随你’,那么这里,一些人的可厌,并非因其怪胎,而因给人添麻烦。”
——评论人@维舟。


九、“歌德年轻时的普鲁士,是一边君主大谈人道开明,一边皮鞭虐待士兵到死。普希金的俄国,是精英们人人会法语谈西方月亮圆,同时享受农奴的劳动果实。马克吐温的美国,是一边大国崛起美国梦,一边机关枪威胁工人,且环保食品安全一团糟。现在大家在网上讨论的中国呢,我看比他们都更复杂更神奇。”
——网友@武汉的小路


十、“现在的乡村,就真的没有人能写一个哪怕是最简单的帖子了。现在的农村,大多是一些没有文化,基本不识字的老年农民。现在的农村,没有自产的帖子了,也没有了‘乡村文书’这种传统的文体,整个乡村的生态变了,乡村似乎再也不需要任何一种文书了。”
——何三畏《乡村文化的背影》

当前:

今日最大声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槽值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没有童工,老板怎么发财”

下一篇:“支付宝圈子=经济型酒店门缝小卡片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