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是有分量的

侠客行(组诗)

2019-05-14 20:33:48栏目:诗歌
TAG:

冷宫


没有温暖,除了门口槐树下
那一声,略微让我震惊的问候
在这人地生熟的城市
两眼一抹黑。没有光明,尽是些
阿谀奉承,剩余的是撕咬
第三只眼睛窥,第三只手探
本应是一个朗朗乾坤
一片海深不见底,天生的魔术师
把艺术玩转于唇齿之间
欲望之下沧海即是桑田
一脚踏进森林,掉进一个孽海深渊
无力走出光明之下的阴影
繁复欲罢不能,只好在幽暗中把分行点燃
2017.5.13



冷兵器


天空突然下起了刀子。
老天爷的弃儿,只好扎在
人心上。落吧
这个时代应该多些冷兵器
但我策划的是
将这些断线的珠子串起来
锁在母亲坟上
野草又是另外一个长势
劈在头上的闪电
写不出来。白云只有在心海里
净过,才算的上真正的白
流水只有在血管里
走一遍,才能清的透彻
山有多高,高不过
鹰的翅膀。桃花该开就开
千万不要错嫁
另一棵树的枝头,不是鸟
就不该迎着刀子。
需要闪电,需要雷声
需要它在头上走一遍
看不见的,照不亮的
所有的一切,都只需等待一枚红日
2017.5.13




喜鹊叫声太冷


枝头几声唤,寻不到
婀娜身姿。抓不住的风在枝头
唱响苦音慢板
没有清泪愿意落下,成为
人间的把柄。下过刀子
一轮红日挂在天空
能不能照亮俗世,浮尘
饥渴,云层还太厚,不敢肯定
但兵器的大势已去
同室操戈在这一片荒滩戈壁
最终看到了手执长矛的人
笑容之下,包藏祸心,怀揣刀子
2017.4.14




这里


这里没有万家灯火
这里没有炊烟,这里是故乡
这里的晚风太猖狂
这里的水土养不活外来的蚂蚁
这里的霓虹还算辉煌
这里浅滩戈壁,浮躁虚华深不可测
这里有的是孤独,有的是荒凉——在身旁
这里的稻草太干,易起火,易折断
这里地面太硬踩不出足迹
这里是南墙,只适合挂,父亲手中下岗的镰刀
2017.5.14



印象


做作、空白、虚无、缥缈
加上一些朴素的神秘
没有得道者指手画脚,王八壳
包裹之下,据说
可以令人雄起。白杨树
梢头的风,或许是东风
或许是西风,向着那一个方向吹
牛皮鼓胀,浮标于水面之上
不知名的花,独自开着,不骄不躁,不亢不卑
2017.5.14



黄玫瑰傲立冷风中


虽败犹荣。一旦张口
满腹经纶一泻千里
那些饱含心事的闭口不言
眉头紧锁,许是
昨晚的酒劲仍旧在体内横冲直撞
一口吞下半壁江山
卡在喉,哽咽。天宽地广
铜城人并非铁石心肠
可惜夜寒凉,冷雨有殇
挂成眼睑上的水珠子
黄玫瑰不省人事,却能看透
世态炎凉。一冬天
都没有让它的脊梁弯下去
今朝有阳光,夏天
在黄花瓣之下,绿叶之上
北方属乾,在生门之地盛开
2017.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