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是有分量的

朋友的背叛·代价_3000字

2019-05-23 15:30:04栏目:作文
TAG:

话说,这件事情,也没有她的错吧?她只是在保护自己,仅此而已,谁不是自私的呢?

小筱窝在被子里,她倒是希望永远都不要出来了,就这样吧,都不要来烦我了。“小筱,你出来一下,为什么阿敏还没有回家,隔壁的张阿姨已经急得不行了,话说,今天你们没有一起回家吗?”母亲敲打着她的房门,但不见自己孩子的回应,立即眉头紧皱,道:“你这孩子,在里面干嘛呢,我问你话呢,回答一下啊,把门锁起来干什么?开门,快点开门!”“我不知道,我要写作业了,别来烦我啊!”小筱探出头,对着房门外的母亲大喊。“行啊,脾气大起来了?你到底在里面干嘛,从回家到现在,你连饭都不吃,造反啊!”母亲听了这话当然不肯,只觉得女儿青春期到了,怎么越来越叛逆了,脾气这么大? “行了,你别管我了,我不知道阿敏跑哪去了,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你走开啊,烦死了!”小筱大叫着,她只想要静静,听着母亲的怒骂,脚步渐行渐远的声音,她再次蜷缩成一个球形,烦躁的捂着耳朵,满脑子都是阿敏那失望的眼神。“我能怎么办?这是你自己惹得事情,我救不了你,我自身都难保。这些不都是你自作孽不可活吗?我帮不了你,这件事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看上去有些神经质,自言自语的碎碎念叨,“你自己的虚荣心作祟,没我的事情。”接着是一阵持续的沉默,她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罢了,明天再说吧,今天也解决不了,明天如果见到阿敏,她骂自己也好,恨自己也好,大不了被她揍一顿,她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他们也不敢对她怎么样,最多也就嘴上狠而已吧,什么杀人放火也干不出来。接着小筱看了看闹钟——9:00,发出清脆的提示铃,她觉得现在睡觉是最好的,她爬到床上,关上了灯,这一晚,是她躺在床上最早的一次,也是她唯一一回到了两点都没睡着,翻来覆去,脑子里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叮铃铃, 叮铃铃——” 一只手将闹钟关掉,小筱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她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却刹那白了脸,4月13号!?这不是昨天的日期吗?难道手机出问题了?她自我安慰着不要想太多,心中却有着一个大胆的想法,她摇摇头,把手机放回枕边,准备去洗漱,吃着和昨天一样的早餐,心中有些怪异:“妈,你不是说今天吃皮蛋粥吗?怎么还是面包?” “啊?今天才吃面包啊,你想吃皮蛋粥,那我明天煮给你,快点吃吧,待会来不及了。”小筱的妈妈边说,边把牛奶递给她,小筱的脸有些难堪:“好…好啊,哦…妈,我今天要早点去值日,不吃了。”她快速的拿起书包就往学校跑去,突然,她停在一个十字路口,僵硬的想道:昨就是这个路口,昨天那只狗被车撞死了,如果我回到了昨天,那么今天也可以看到那只狗的尸体。她慢慢的等待绿灯的来到,直到走过了斑马线,才松了一口气,哈,都是乱想的么。 吱——身后传来刹车声,接着是一个男生的大骂:“这谁家狗啊,不长眼睛的,怎么乱跑,造孽啊!”她脑子有些晕乎,今天早晨她比昨天早了十分钟出门,所以……“我真的回到昨天了!”她想着,脸色苍白,到底是我回到了昨天,还是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今天。第一次,小筱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她一路慢吞吞的走,直到走进了班级。“嘿,小筱,数学试卷写了吗?赶紧拿出来救我一命!”同桌拍着她的肩膀,一脸着急,“诶,狗子,你相信时间倒流吗?”小筱边拿试卷,边问道。“你小说看多了吧,我也想时间倒流啊,如果可以,我一定要回到昨天,把这几张试卷写了,绝对不会拖拉到现在的!”许枸拿到试卷就奋笔疾书,手速快的可以看出——这是个惯犯。“快别发愣了,把英语试卷拿出来,等会班长来了,被他瞧见,我命可就没了!” “今天班长请假,放心抄吧,要是学习委员看到了,求求情就可以了,不用这么着急。”小筱随口一说,拿出英语试卷给他,“诶?你咋知道的?你什么时候连班长的动向都知道的这么一清二楚,你说,你是不是暗恋我们可敬的班长。”许枸接过试卷,一脸深情又“恶心”的说:“哦~我们亲爱的班长可是名草有主了,哥劝你啊,你可死了这条心吧!” 小筱烦的要死,“滚滚滚,要不要抄了?话怎么那么多!给我闭嘴,清静点。”许枸听了,乖乖听话,也不再胡言乱语了。小筱这边看着英语书,却是一个单词也看不下去,和昨天一样,许枸找她要试卷了。那么,昨天张絮敏的那件事,还会发生,那么这次自己又该怎么选择?为什么会回到昨天?她现在脑子一团糟,甚至怀疑自己的真实性,“小筱,小筱……王小筱!” “啊?啊!”小筱回过了神,看向叫她的张絮敏,“阿敏,有…什么事情么?”她扯出一个僵硬的笑脸,“哇塞,你快别笑了,瘆的慌,我也没什么事,就一进门看见我家小筱痴呆的坐在位子上,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张絮敏把书包放到位子上,伸了个懒腰,“哦,她估摸着是失……” “狗子,少给我瞎说!”许枸那个“恋”字还没说出来,小筱就给他打断了,“哟,阿枸同志啊,作业又没写呢?”阿敏打趣的说着,许枸这次很识趣的不说话,张絮敏也摆了摆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天上午会很平静,下午那帮人就会来班级找事情,放学后会来堵我们,只要…只要把时间错开,就不会有这场闹剧了。小筱想着,计划着一步一步来,绝对不能让闹剧重来,现在她脑子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绝对的不可以让昨天的事情再次发生。

现在是下午时间,距离第一节课上课只有十分钟,跟预料的差不多,她们来了。“哟,你们班有没有一个叫张絮敏的?让那王八蛋给我滚出来!”一个女生带着三个小跟班,化着浓艳的妆容,一脸怒火的站在她们班级门口,语气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班级里有些窃窃私语,“张絮敏?她干什么了?” “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吧,我看张絮敏也不是什么好人,天天和那些男生勾搭。” “啧,都欺负到班级门口了,说这些也没用,这些小社会真是嚣张!” “唉,话说阿敏和小筱呢?” ……但此时的已经被张敏被小筱拉到了操场,那几个女生也定然找不到她,算是暂且逃过了一劫吧,“小筱,你拉我到操场干啥?第一节可是老班的课,你莫不是要逃课吧?”阿敏觉得有些好笑,这个乖乖女竟然还会逃课?她不拘小节的坐到草地上,笑眯眯的看着小筱,“阿敏…我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你缺钱吗?” 小筱一脸复杂的问道,她知道那些女生找阿敏的原因,是为了钱。“没呀,我家还好啊。”阿敏笑嘻嘻的说着,“那你有没有欠人钱或者说…” “小筱,我也有自己的秘密,我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告诉你。”张絮敏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立马打断了小筱的话。小筱有些烦闷,这么久的朋友了,怎么这点事情都不肯说? 你若不说,等会被堵门口的可是你!“好吧,那,那我们先回去吧。”小筱说着拍了拍裤子,站了起来,算了,大不了一直躲,只要和那些人的时间错开,就不会发生昨天的事情。一路沉默,小筱走在前面,张絮敏跟在后边,她一直低着头,眼神晦暗不定,自己的秘密,难不成让王小筱知道了?她到底还知道什么?她是怎么知道的? 直到她们走到班级门口,小筱才慢慢开口,“阿敏,如果你遇到危险,我没有救你,你会难过吗?” 小筱没有给她回答的时间,一脚踏进了班级的门,“有些人就是自作自受,我的自私存在理由。”她轻飘飘的来了这么一句话,张絮敏一直沉默不语,也看不出她此刻的内心忐忑,老师已经站在讲台桌上,目光严肃的盯着这两人,“你们干什么去了?上课都几分钟,啊?行了行了赶紧给我把昨天的那张试卷拿出来,下课后跟我解释一下,别耽误上课!” 两人一溜烟就跑回了自己的座位,小筱立马拿出试卷,专注的进行批改,“唉 王小筱,你知道么,我们班今天被围堵了!”许枸悄咪咪的戳了戳她的手臂,兴奋的说。“我不知道,别来烦我!”小筱暴躁的说着,突然想到什么,回头一望,和张絮敏那害怕的眼神对上了,小筱终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是什么?小筱的脸色并没有比张絮敏好到哪去,她僵硬的回过头,不去看张絮敏那张被吓到惨白的脸,她肯定是忘了什么,“你们好好看看,这道又是一个送分题,还有,这题的知识点我都强调几次了!”老师在讲台上讲的激情四射,但坐在下边的小筱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左耳进右耳出,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

钱!对了!是钱,她的瞳孔极速放大,那群小混混从始至终从来没有说过阿敏欠过什么钱,阿敏也从来没告诉自己她欠过钱,所以,我又是怎么知道阿敏欠人钱了?还有,那群小混混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和阿敏回家的路的?我们每次走的都是小路,班级里人只知道我们关系好,却没人知道我们两人家里是邻居关系,她们是怎么准确无误的在那个点截住我们的?难道是阿敏自己告诉了她们的,还是说……有个更荒唐的想法在小筱脑子里炸开,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玄幻,“等待着下课,等待着童年,等待记忆中的…”下课铃声悄然而至,老师停止了她那感人肺腑的“演讲”,小筱疯了一样的在老师的注视下拉着张絮敏就跑出了班级,她们的身后是老师在怒吼的声音,但小筱没有管这一切,她们一直跑,一直跑,仿佛有了半个世纪左右。小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出了学校的,她脑子里乱的不行,根本没看到保安室里空无一人,大街上也没人,整个城市安静的可怕,但这一切她都没有关注。她拉着张絮敏,跑到了昨天被小混混拦截的巷子里,她猛的一回头,对上阿敏那双平静的眼睛,小筱的声音散发着颤抖:阿敏,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是啊,忘了我。” 张絮敏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渗人的慌,小筱立马甩开拉着她的手,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我…我…我做了什么!”小筱蹲在地上,用双手捂着耳朵,张絮敏慢慢的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不记得了吗?是你啊,王小筱,你做出的‘好事’,让我被她们围堵。” “谁…叫你欠别人钱不还,一借就是好几百,你自作孽不可活,怪我吗!”小筱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她眼睛红的可怕,她全部想起来了。

张絮敏从小就没有父亲,她每次问母亲为什么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时候,母亲总是遮遮掩掩的,不愿意告诉她。就这样,她也渐渐地接受了没有父亲这个事实,但因为她是单亲家庭,所以家里的经济并不怎么理想。她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至少在张絮敏没有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之前,王小筱就是她的逆鳞,说的她坏话都不行,但渐渐的一切都变了,张絮敏忽然发现,小筱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小筱有自己所羡慕的一切,她有那么一个爱她的家庭,她穿的每双鞋子都是自己无法想象的价钱,她的性格乐观开朗,她学习成绩又好,这一切,都是张絮敏无法得到的,她的心里渐渐产生了一种叫做自卑的情绪。她看到班里的每人都有手机,又自卑于自己的老年手机,特别想要一部智能手机。但碍于母亲的经济状况,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向自己认识的那些小混混借钱买手机,结果很顺利,那些人很爽快的答应了,可这借钱容易,还钱难。看着越来越接近还钱的日期,她开始一拖再拖,最后竟然被那群人找上了班级,但令张絮敏想不到的是,那群人居然到小巷子里堵她,她第一时间就是看了一眼在自己旁边的小筱,因为知道她们二人是邻居关系并且准确无误的在小巷子这条小路上拦截她,只有一个可能,她被卖了。“小筱,你……” “对不起,阿敏,你自己做错的事情!”她看着小筱飞快的逃离巷子,看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她的心在这瞬间彻底碎了……

张絮敏不慌不忙的看着腿软的小筱,觉得有些可笑,“我自作自受?那你为什么要卖我!”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你知不知道她们找上我了!她们威胁我,如果我不把你的位置告诉她们,不帮她们一起来围堵你,她们就把我早恋的事情告诉老师,你让我怎么办,我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好学生人设,你让我放弃吗!”小筱大叫起来,情绪失控的拉着絮敏的衣领,“那看起来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那小筱,你知道他们后来是怎么对我的吗?”张絮敏笑了笑,她盯着小筱的眼睛,“她们把我打了一顿,她们把我的裸照拍了下来,说下次再不还钱就发出去,我当时心灰意冷,我突然觉得活着好没意思啊,我跑到一个很高很高的楼顶,有十五层那么高吧,我跳了下来,我忽然发现,解脱了,一切都好了。我也不用还钱,你说,我死了,是谁的错?”小筱一脸惊讶,她想说话,忽然发现嗓子怎么喊也发不出什么声音,她看着张絮敏慢慢走出巷子,直到看不到她的背影为止。小筱的脚下仿佛有万斤重的东西拖着,一步也走不动……

“阿敏!” 她满头大汗,泪水沾湿了整个枕头,小筱踉跄的爬起来,她走到桌子边,拿着一杯水就喝起来,现在距离阿敏死已经过去三年了,她每晚都会做着这个噩梦,每次她醒后都不会再睡下,小筱看着窗外,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如果自己没有告诉她们阿敏的位置,如果自己当时没有走的那么决裂,如果自己当天晚上出去找一下她,这一切的悲剧都不会发生吧,是自己逼死了阿敏,这三年来,她断断续续的梦到阿敏,她知道,是阿敏不肯放过自己,她喝下最后一口水。苦涩的拿出床头柜里的那瓶安眠药,又倒了一大杯水,她精神有点恍惚。阿敏,我来陪你了,你不要恨我,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要赎我的罪,原谅我好不好?她把整瓶要都倒进嘴巴里,混着水一块吞进了肚子里,第一次她发现安眠药是那么的甜美,可以解救自己……

“小筱,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阿敏,你也是哦,我们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猪八戒,哈哈。” 夕阳下,两个稚嫩的孩童做着最幼稚的起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