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是有分量的

【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七十六回,夜宿破

2019-06-01 10:55:00栏目:诗歌
TAG:

【人性与阴谋】

(中部书)

笫七十六回,夜宿破庙拾白骨,白岭乡遇无名墓.(二)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 此时此刻,李军却实是太累了,混混恶恶中竟然睡着了。

五老峰上死一样的肃静,唯有黑暗吞噬了天地的阳光,让一切都处于静止的朦胧状态,无形的山风还在轻轻吐着气息。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渐渐地亮了起来。暗黑的世界,逐渐地走出了五老峰。东方的启明星啊,正逐渐照亮着这两千多米的大山峰。

李军从睡梦中醒过来,他站起来后直接走到了西边的小卧室。当他再一次走到了那个骷髅头前,蹲下来后伸双手轻轻捧着那个骷髅头,一直走到了西边小山峰下面。当他走到了那具骷髅骨架旁时,蹲下来看了看,而后将那个骷髅头放到了头部位置。李军一边站起来,一边感慨着人世间的幻海苍桑。

李军在尸骨旁边站了一会,转身冲着破庙走了去。当他走到了神殿里面时,拿起来白虹宝剑和背包往身上一背,看了看周围环境。他转身走出了这个破败的道观,当他走到了寺院大门口时,低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寺庙大门石头牌匾,只见荒草丛中有五、六块大、小不一的残匾断墙。半人多高的荒草和野蒿子,随着山顶上的不大不小的山风摇曳着。

李军走到了门口处,低下头仔细观察了一下。“云居宫” 三个字模糊不清地雕刻在碎石头牌匾上。当李军回头往身体左侧荒草丛中观察时,这才发现地上杂草里面,还有几块断裂的庙门竖匾,正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其中,有三块断裂的石庙门竖匾上写着“三清紫阳福禄地,清风朗月…”剩下的文字已经碎裂的看不清楚了 。李军是一个十足的写文章高手,他不仅仅是名牌电子大学的高材生,而且还是电子软件与计算机系的诗歌协会的负责人,写的一手好诗歌、散文。

李军看着这些文字雕刻,十分惋惜地摇了摇头,轻轻地迈过碎石头和荒草,直接冲着山顶前面的东南角处走去。当他走到了悬崖边上时,这个地方出现了一个小斜坡,落差有三米多,呈现出30多度角,有几个人工开凿出来的小台阶。坡下边是老虎岭悬崖下开凿出来的下山小路。

只见这条小小的山道,恰似一条蟒蛇、盘绕在五老峰的身体上。这二千多米高的主峰上,蛇形的山路在雾气之中时有时无。

李军站在悬崖边上,脚下就是斜坡小台阶。他观望了一会,深深吸了一口,舒缓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一下自己的心态。而后轻轻抬脚往下走去,因为这个位置是悬空的。小斜坡就是山峰顶部支撑出来的一大块青石头,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小斜坡斜对过才是下山的小山路,云雾翻腾、冷气袭袭。李军正了正身后的背包,而后又紧了紧身上系着的白虹宝剑。这才斜侧身子往下走去。当他走到了小斜坡下边时,身体紧紧地贴着大山峰的石头墙壁,一步步缓慢地往前走着。

“真他妈的险那,这也不是人走的路啦!”,李军边走边小声嘀咕着。原来这条山路是唐朝末期人工开凿出来的,年代太久远、荒草丛生、很少有人行走,加上山势高、道路险峻。只是在明朝时期,皇帝朱元璋暗藏了二十万精兵于大山区里,为了攻打鄱阳湖对岸的江南王陈有谅,这才绕道武麓山脉。从新将五老峰老虎岭下的小路重新修缮了一翻。李军深知明朝历史,皇帝朱元璋为了攻打江南五省。准备了十年,在丹江口和老龙口操练水兵,又在湖北武当山、江西三清山、安徽白鹿山、安徽小黄山、江西庐山、这纵横千里的大山区,上千座古寺庙里暗练精兵二十万,绕道鄱阳湖背面,将江南王陈有谅号称五十万精兵打的尸横遍野、血染鄱阳湖,一举攻打下了东南五省十万大山!

李军一边走,一边看着地形。就这样顺着蛇形山路走了半个多小时。这才走到了五老峰的半山腰处,此时李军已经转到了五老峰的西南方向. 只见半山腰伸展出来一座悬索桥, 恰似一道空中彩虹横跨在两座大山之间。李军回过头来看了看身后的五老峰, 而后又看着眼前的两条钢索垂挂的悬空小桥. 只见两条钢索横跨了几里地的空间, 下面是宽阔的清水江江水. 水流湍急、波浪顺着水流急速流淌着,江水很急、三、四只小舢板顺着水流急速驶过。李军站在铁索桥的边上,观望着山下这几百米的落差,还有那江水上的小舢板。

李军深吸了一口气,而后鼓足勇气伸展开双臂。两只手抓住两边的铁链子,一步三摇地前行着。因为这座悬索桥太高了,李军虽然说总登山,可是走近千米高的悬索桥他可是第一次,总感觉心中没有多大把握。悬索桥是两根粗铁链子上铺设的木头板,上头另外有两根粗铁链子牵扯着大桥的平衡。走在上面那可真是摇摆不定,两人多宽的悬索桥就这样垂挂在大山峰的半山腰。

李军迷迷糊糊走了过去,当他一步步走下了悬索桥。一阵阵眩晕直接冲击着大脑,他急忙一手扶着悬索桥旁边的石碑,而后闭上了眼睛一直就那么站着。好一会他才睁开眼睛,抬头一看“咦!”,自己轻喊了一声。原来悬索桥旁边的石碑上有字,“青芝龙凤山” 五个楷书雕刻大字映入眼帘。再看这个石碑高约两米多、宽约半米左右、大褐色石质,五个大字是凹陷进去的。左侧下面有一款小字“江西云陵镇白岭乡”, 石碑右边上也刻着一行小字,用正楷书体写着“龙凤山高一千七百八十三米,山腰盘道占两省三镇” 。李军看完后明白了,过了悬索桥顺着西边山道走去,那是另外一个省的镇子。如果顺着山路往东就是江西省白云山区云陵镇白岭乡。

李军看了看石碑上的小字,这时他才发现石碑的底座处还有一行小字。上面也是楷书,写着“西行山路二十五里,进入闽西北上杭县虎山塘镇,黑岭乡自然保护区!”!

李军望了望西边的山路,而后转身直冲着东边的山路走了去。

就这样,李军孤零零一个人走在龙凤山的山道上,这个方向是去往江西云陵镇白岭乡的。他走了足足两个多小时,又累又饿、边走边看着前面出现的一处岗子,他兴奋的拔腿狂奔,跑了一里来地。“嗷!”明白了。原来,这里是一处两山之间的峡谷,靠着一个高处半山坡。足足有半里多地来长,“我考!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李军实在跑不动了,跑到一棵紫松树下左手扶着树身,哈个腰“呼呼呼…”,一阵子急喘。呆在树下好一阵子,这才逐渐恢复了平静。李军站在树下自己骂自己,太倒霉了!原来岗子是一片坟墓地。按东北人常说的就是“乱葬岗子”。 李军看了看这片坟场,他“哎哟” 了一声,坟地里东倒西歪躺着十几个大型石头人像和神兽神像,每一个都有四、五米高,巨大的石俑、石兽,无意中给了李军潜意识的认知。他明白了,这里是年代久远的古代墓葬!

李军站在树下,静静地观察着地形山势。只见岗子下面是一大片洼地,东、西狭长,南北宽,东、西足足十几里地的面积,南北有三、四十里来地。这是一个村庄,北面背靠龙凤山、西边是不知道名字的山峰,洼地南面是一道高约五、六百米的山梁子,村庄东边是一个半坡形,有一条宽敞的公路延伸出去,不知道通向哪里?也不知道去向何方?一条宽阔的河流从西向东环绕着洼地里的村庄。

李军看到这一切,立刻兴奋了起来。他急忙从后背的背包里拿出来一个八角形的紫铜小盒子,这个盒子手掌大小,八个角,上面有一个黄豆大小的铜疙瘩。盒子上全部是雕刻铭文,篆刻着几个小篆体回龙纹。李军左手握着八角铜盒子,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铜疙瘩,手一使劲“咔吧” 一声,小小的八角铜盒子上面开了一个小盖,这个小小铜盖是中间分开,左右自动打开的。“啊!”!原来,这是一个十分精致的水罗盘,“罗盘”, 又名“天地星象定位仪”, 南方人“专用的”一种定位于山川、河流、墓葬、方位、山脉之用,也是南方独有的特殊行业“土夫子” 也叫“摸金校尉” ,在江南水乡七省的当地人们也称呼为“盗墓贼”。

星象罗盘,又分水盘、天盘、所不同点是天盘的中心是指南针,而水盘中心是指北针。罗盘上刻有铭文二十四宿天星位、五行位、四象位、八卦位、六十四卦位、天狼位、北斗位、天龙星之阵列位,天盘里还多出来一个六十四卦位演化三百六十五日冕日癸位。

李军手捧着水罗盘,一步步走向那荒草丛生的墓地。一边用水罗盘搜寻着,另一边用手拨开半人多高的荒草。一边小声低吟着:“天灵灵,地灵灵。青風玄鹤照无冥。青青冥冥鹤无声,辰龍玄玄虎声鸣。……!”!李军手持水罗盘,边走边低声吟诵着什么,嘟嘟囔囔着……

深一脚、浅一脚,一步步走向北边的大山脚下,那座高高的圆形土岗子。由于,荒草密布着圆形土岗子,根本看不清楚哪里是坟墓。李军边走边搜寻着什么,手上的罗盘中间指针不停地摇摆着。当李军走到土岗子下边时,罗盘的中间外圈盘自己动了一下,指北针“兹” 的转了一圈,指北针红色箭头指向了水位、正北、北斗七星第三颗星处,八卦中乾坤位和戊戌土,四象位占着北方北斗七煞星和天狼星位、南方占着天龙星位、东方辰龙星艮宫中占着卯日鸡位、西方对着震位酉阳金象白虎座,正好是南方朱雀位;北方玄武位;东方青龙位;西方白虎位。李军看着看着兴奋的大叫一声:“好哇!龍位!皇帝墓葬!”!

这正是:

荒山野岭寻迷踪,仙人桥上架龍凰。

荒无人烟石像残, 杂草丛中江山梦?

无字碑歌绝尘烟, 千秋大梦皇帝墓.

天下谁人能识君,多少英雄埋荒冢?

是啊, 多少英雄豪杰, 几人龙袍嫁衣?多少平民百姓, 血染山川水色, 又有几人能识破尘缘、江山梦!

当李军一步步走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前面, 他看了一下, 大叫一声:“怪哉!奇哉!”!

要知后事如何, 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