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是有分量的

艺多不压身的陈志明先生

2019-06-04 13:46:23栏目:散文
TAG:

参观游览黔阳古城,不能不去民俗博物馆(节孝寺)。节孝寺,内藏戴笠公馆,恐怕无人不晓,而这又不得不提及博物馆馆主,陈志明先生。

先生中等个儿,长发飘逸,鬓降微霜,须白且长。平日里,喜着葛布粗衣。虽年逾花甲,但言语谈吐,举手投足,无不彰显出一位文化艺人的素养。

先生乃地地道道的黔城人,操一口浑厚的古城音。因生于斯, 长于斯,对黔阳古城情有独钟。

初识先生,那是十几年前的事。那时刚来黔城工作,闲暇游玩古城,经同事引荐认识的。那时先生给我的印象,精神抖擞,谈及古城的保护、开发及未来,颇具独到的见解,又极富一种责任感。

随着时间推移,我俩交往的加深,先生在我心理,越来越有份量。先生天生爱“折腾”,于江南楚上第一楼芙蓉楼前,开了家“水上人家餐厅”。后又在古城街上,开了第一家茶楼“茶人居”。先生多才多艺,茶艺、厨艺 ,乐器(吹口琴萨克斯) ,绘画,雕刻,皆精通,且喜古懂收藏。

2008年,业余时间,我与一心理学老师(原北大心理学教授叶舟博士)合作在玉壶路,开了家叶舟博士心理咨询研究室。我们面向社会大众,免费提供心理咨询,及普及心理抑郁症方面的知识,收集了一些社会案例。那时先生常来店上喝茶献艺,吹萨克斯。先生也是我认识的,第一位会吹萨克斯的。俗话说,外行看热闹,每次听先生吹奏萨克斯,见先生双手握着萨克斯摇头晃脑,就会情不自禁地合拍弹着手指,如痴如醉陶醉其中,心里惬意极了。

而先生谈及49岁学萨克斯的经历,眉飞色舞,娓娓道来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当时没专业老师指导,只能靠自己摸索。起初连声都吹不出,五线谱也得从头学。有天晚上,吹上瘾,不觉到了午夜。翌日晨,对女儿说,假如有人问起,昨晚谁在吹,就说小孩吹着玩。先生回忆至此,呵呵大笑,大有返老还童之状。

与先生交往久矣,方知先生1976年中学毕业,下乡插队。1979年2月,因对越自卫反击战,临时入伍。2005年参与了黔城文庙的复修施工管理。2006年2月至5月,独资修复了黔城节孝祠,并创办了“五溪天然艺术馆”,相继挖掘出节孝祠,始建以来的历史变迁,及相关的地方人文史料。现任黔阳古城旅游文化研究会会长。也是享誉三湘四水的黔阳古城民俗三月三活动的创始人。

而先生的铅笔画人物素描,幅幅描绘的维妙维肖。先生的自画相,更是逼真,活灵活现,幽默风趣。

先生告诉我,现在黔阳古城,破坏遗失最多的是古城墙。而古城内的三所学校,黔阳三中 ,黔城完小 ,洪江市振华旅游学校,对古城文物又起着毁灭性的打击,使它雪上加霜。黔阳三中, 原有天主教堂,县衙门,简师等十余处古建筑遗址,均巳损毁。先生每忆及此话题,满脸惋惜,“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先生除了竭力保护古城文物古迹,还注重文物的收藏。十几年前,古城外有一渡口。渡口边有个简易的理发店,店里有位徐老师傳(徐其昌),是位聋哑人。可别小瞧他,他可是位“奇人”,凭记忆手工细致地画出一幅六十年代中期黔阳古城的全貌图(即民国乃至清代的古城原貌)。其一街一巷,每栋建筑勾画得清清楚楚,实属珍贵。先生看后,有意收藏,但徐师傅硬是不卖。后城外修防洪堤,徐师傅迁走了,其画亦不知去向(由于先生当时在长沙工作,未能及时晓知此事)。这可是极具价值的文物呀,是古城原貌的历史资料。这样有价值的画不知去向,他没有就此放弃,继续多方打听。终有一天,他从一做古玩字画生意的人口中得知,此画已辗转卖到了外地。先生万分惊喜,按图索骥,终于找到此画,并高价收回。

谈及黔阳古城旅游开发的未来,先生眼中满是希翼的目光。先生讲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黔阳古城芙蓉楼的旅游宣传与开发,是非常成功有影响的。后因管理安全,及其他原因停滞了。2000年左右,古镇镇远还派人来考察学习过古城保护及旅游开发的经验。

先生还是位有名的孝子,一边侍候着82岁瘫痪在床的老父亲,一边追求着自己的夕阳红。有道是:好人一生平安!

祝福陈志明先生:心想事成,幸福快乐!

作者:谢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