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是有分量的

浅走龙城

2019-06-11 10:22:48栏目:散文
TAG:

最后一次去龙城,还是在六年之前。

那时决定要在南方这座城市定居了,便去转卖了在龙城的房产。待一切手续办妥,将各种证件资料装进皮包,从那所住了没有多少时日的房子里,关掉客厅大灯拉门而出时,夜晚的天空正下着小雨。

我坐进出租车里,第一时间就是回头来看。熟悉的窗帘,熟悉的阳台栏杆,熟悉的楼下草木,还有熟悉的夜,这下是真的告别了。

车里正唱着陈明的歌,是那首《当我想你的时候》:……昨夜我静呆立雨中,望着街对面一动不动,那一刻仿佛回到从前,不由得我已泪留满面……

车窗上是一条一条的雨痕,窗外有星星点点的灯火,发动机也响得小心翼翼。我无力地靠在椅背上,脑海里快速闪现着自己在这座城市里经历的一幕幕。直到最后,想着她,在心里坏坏地默笑说:Hi,拜拜了!

那年初来龙城,便结识了这座公园。

这次算是阔别重逢,来时的路上大雨如注,下车时天幕却及时拉开,想来刚才的雨算是天公降温了。熟悉的公园大门,熟悉的葱葱郁郁。

我们循道而入,扑面而来的还是那帅帅的一幢山峰,和着脚下的潭水,摆出一副记忆中的造型。但岁月似乎又不曾留下任何痕迹,鱼儿在水中自由游弋,永远是活泼泼的现在进行时。

一路流汗,风景和人,都装进了相机。朋友喜欢背影照,还有在路上的感觉,拍出来的全是孤单单流浪的形象。

偶尔停歇下来,我一边抹汗一边感慨:离开龙城几千个日日夜夜,再聚时,依然是当初的味道。

龙城坐船夜游,已经成为当地明星旅游节目。

我们匆匆赶来时,已是最后登船的时间。朋友嘱咐说,一定要买1号船的票,甲板够大,行驶够稳,国宾级接待标准。

终于登上顶层,其时天刚擦黑,江风飒爽,两岸华灯初上,船甫一开动,即引来人群的欢呼。船尾在江面拖开一个锐角,江水在灯光的映照下波光粼粼,满江满江都是人的心事。

朋友占住了角落的位置,又是兴奋地拍照。我看着她迎风飘飞的长发,还有轻松的笑容,心底涌起一阵幸福,仿佛天地之间只有我和她,经过这么多年,有种时光如约而至。

游船调头行至靠岸,我们还沉醉在自由放飞里。下一波游客已经排队候着了,待到从码头登上地面,回头看一船熙熙攘攘,仿佛经历的只是一场梦。

C君是好久不见了。他突然闪现时,我的眼前刹那亲切起来,“还是那么帅!”我对他说。C君不似当年腼腆,轻松自如地应:“你也没变。”

这天万里无云,C君自驾带着我们沿江游览。龙城山水闻名遐迩,坐在车上,一边兜风一边欣赏江景,心底自是无限惬意。

路上,我们一行几个年轻人,兜风发呆之余,相继听着自己喜欢的歌,有李健的《在水一方》,程壁的《恋恋风尘》,张国荣的《路过蜻蜓》,还有陈奕迅的《失忆蝴蝶》,隔壁老樊的《多想在平庸的生活中拥抱你》,等等。

那一刻艳阳高照,江水无声。汽车滑行在路上,前后亦无人。车里人各怀心事,听音响里各种爱的演绎,时间仿佛也要定格了。

真想就这样,在她的陪伴下,一直往前,往前,融入红尘深处,不记来路,不念归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