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是有分量的

情牵琴岛诗意阑珊

2019-07-02 16:52:17栏目:散文
TAG:

原创/孔祥鲁

琴岛是青岛栈桥东南方离海岸七百余米的一座独立小岛,因其恰似一柄古琴,所以称做琴岛。潮汐澎湃中的琴岛巉岩嶙峋,犹如一峥嵘的巨鳌,虎踞在团岛港外;海雾袅袅中的琴岛羞羞答答,犹如初嫁的新娘不肯示人真面目,偶有海风掀起盖头的一角,于是重峦叠翠,欧鸟翔集,才为世人得视。世传,琴岛大雾飘飘渺渺中,仿佛若有人马轿夫进出,难道是龙宫的一瞥,只可远观不可近亵?

十九世纪末,青岛沦为德国人的租借地。团岛海岸是整块的花岗岩巨石,水深海阔,德国人在此建起了海港。港外海面的琴岛就成了最理想的灯塔选址。1900年,德国人在这里修建了灯塔。琴岛的灯塔一刬用白色大理石修筑,这座八角形的灯塔顶端安装的是牛眼形旋转闪光灯,灯后是水晶棱镜镶嵌的反射镜。夜间航海,面对青冥穹空,神出鬼没的礁石危机四伏,十五海里外就能看见琴岛的航标灯,也就看到了希望之光。于是,青岛团岛港被誉为东方第一良港。

在广袤的大海上,在缥缈的雾霭中,琴岛青松挺拔,白塔玉立,远处巨轮长鸣,港湾里波涛翻滚,沙滩近海鸥鹭翱翔,快艇犁海激起浪花层层,好一幅美景如画,谓之琴岛标灯吐辉,便成了青岛八景中的“琴屿飘灯。”

其诗《琴屿飘灯》赞曰:

琴岛翡翠玉雕成,白塔玲珑意娉婷。

龙宫脊角露峥嵘,绝壁巉岩挂青藤。

脊角峥嵘共潮生,穿云破雾是标灯。

大海深处浪千尺,浮槎赤足亦踏平。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在琴岛东侧修筑了一条长堤,将琴岛与陆地连接在一起。解放后,被誉为胶州湾的海上门户的琴岛成为军事禁区,改革开放后,还景于民这里成为公园。游人可以近观虬劲的黑松,秀颀的樱花树,绿茵茵青草里馥郁的野百合花尽情的绽放,神秘的灯塔屹立风雨百年而依然璀璨就在身旁。进入灯塔顺着环形的楼梯拾阶而上,一直攀蹬到顶层。站在宽敞的玻璃窗前,辽阔的大海、依稀的黄岛、几十里外泊锭的巨轮尽收眼底,风景旖旎的琴岛给人以精神上的享受。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青岛人民政府在琴岛修建了防浪观景飘台,婀娜的琴女雕像迎着海风傲然挺立。她左手托着凤凰琴,右手弯曲舒展在头上,娴静而陶醉的神色,好像在深情的弹奏的琴声,在大海的涛声中回响。再也不神秘的灯塔,已经被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可远观而不可蹬。

1979年国庆节假期,姜忠理和褚祥明去海阳了,我婉拒了李泽军蹬崂山之邀,同刘宗林、孙文华、张琪、邱佃春游青岛。第一次来青岛,站在栈桥的回澜阁远远地瞭望琴岛,薄雾中浓郁的绿荫下掩盖是什么?军港里日军遗留下的鱼雷库长什么样?这谜一样越是看不见越想弄明白的“十万个为什么”,深深的刻在脑海里,多少年回味无穷。以至于近几年,蹬琴岛游览,成群的海鸥,朝霞映照、波光鳞鳞,反而成了普通的一个景观。

纵然如此,琴岛依然是旅游胜地青岛的一颗明珠,绚丽多姿而迷人。琴岛依然静静地守护着胶州湾上碧海蓝天、绿树红房的青岛,见证着这座闻名遐迩海滨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一天比一天更璀璨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