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葱新闻:龙纹身的少年:第060章-最终幻想

2018-03-13

老王最近很迷最终幻想系列游戏,买了很多张盗版光盘,闲着没事就在出租屋里钻研。连小黑都被他传染,能一动不动地在旁边看几个小时。

回到家吃完饭,梓杨打开电脑,发现QQ闪个不停,几十个同学都在“祝福他”,羡慕他艳福不浅。

梓杨一打听才知道,这苏睿是今年刚来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交换生,父亲是国际知名的学者教授。

虎父无犬女,这女子比梓杨小一岁,在梓杨上大一的时候,人家已经拿到了物理学学位,这次交换到他们学校的考古系,学校好像捡了一个宝一样,希望借其与普林斯顿大学和苏教授搭上关系,将本校的学术水平和国际名声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这件事已经成为今年学校开学的头条新闻,从暑期开始就在校内传的风风雨雨,梓杨这一个暑假基本上都在“冒险”,所以信息没有及时跟进到。

根据同学们的证词,这位苏睿小姐为人开朗大方、不拘小节,不管是屌丝还是高富帅都是待之有礼、谈笑风生,很快就成了校园新封的女神,据非官方统计,有十八个宿舍的男生发誓非她不娶。

梓杨笑道,“这帮同学不输狗仔队,这么快就把苏睿的来历人肉的这么清楚。”

老王看完有些黯然,“我还以为近水楼台先得月,没想到竞争这么激烈。”

梓杨说,“你大胆地上吧,兄弟支持你!”

老王道,“既然这样,那做兄弟的就不客气了,这妞归我了。以后你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说罢又警惕地看着梓杨:“这么大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你不要打我未来媳妇的主意!”

梓杨呵呵一声,“人家是堂堂美国来的交换生,追随者无数,会看上你?”

老王想了想说:“说不定她爱慕我的才华呢?”

梓杨一本正经地打量了一下屋子:“嗯,该给某人买面镜子了。”

老王嗷地一声,亮出擒拿手向梓杨扑过去。

转眼到了周一,老王并未按计划回去,而是执意要留下参加梓杨的会餐,说是已经给同学安排妥当,点名什么的都已经搞定。

上次老王跟梓杨去去陕西慰问的事情,回来之后他跟李老师特别说过一次(当然略过了黎叔那些事情),把个李老师感动的稀里哗啦,差点当场跟他结拜兄弟。

因为“上面”有了人,老王行事也越来越嚣张,每次要旷课的时候,就跟李老师招呼一下:我这几天打算去做点慈善……我跟朋友约好去敬老院……我扶老太太过马路迟到了……

有了李老师给他擦屁股,老王这课逃的也是天衣无缝、后顾无忧。

梓杨拗不过他,只得带着他赴宴。

为了这次会面,老王特地趁周末去置办了一身行头,去天山路一条街买了不少地摊货,穿起来也算是光鲜,虽然不是西装革履,起码衣服挺括,再加上穿了双皮鞋,也算是有点人样儿了。

梓杨被他这么倒腾了两天,也受了感染,本来淡然处之的他竟然也有了点小紧张,虽没有像老王那样隆重,但也没有平时那么随便,下意识的穿了一套休闲运动衣。看起来也是英挺帅气。

三人在学校的一个小餐厅会面,苏睿早就到了,老远看到他们就招手,看着老王刻意的装扮、摆酷,一身校服便装的苏睿不禁莞尔。

老王暗暗地跟梓杨道,“真是衣服架子,同样的校服穿在你们女同学身上,就跟被糟蹋的妇女一样难看,穿在苏睿身上,简直跟写真模特一样。”

苏睿的校服里面,穿了一件粉色的圆领T恤,衬着修长雪白的脖子,格外的清新丽人。再加上修长的身材,跟身边的同学比起来,的确是鹤立鸡群。

老王咽了口口水道:“来了很久了吧?饿了没?服务员,上菜单。”

梓杨低声道,“白痴,这里用饭卡的,自己到柜台前点餐!”

老王悻悻地跟梓杨去餐台前把吃的喝的端了回来。生怕别人吃不饱似得,老王活活端了三大盘过来。

苏睿只要了一份色拉,一份薯条,外加一份冰沙。剩下的鸡块、鸡腿、鱼香肉丝、狮子头、大排、椒盐排条……都归梓杨和老王了。梓杨内心气的直发抖,老王这一顿乱点,足够自己吃一个月的包子了——吃个饭你装啥逼啊你!还用我的饭卡!

苏睿咬着吸管,一边喝着冰沙,一边笑吟吟地看着两人。

梓杨跟苏睿点了点头,算是礼数到了,然后埋头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平时见了食物就穷凶极恶的老王,今天特别的矜持,兰花指小心翼翼地捏了一根薯条,一点一点的吃着,一边跟苏睿搭着话。“对了,苏姑娘,你是怎么跟我兄弟认识的?”

苏睿笑吟吟地道:“我听同学说李梓杨学长是学校诗社的副主编,对于中国的文化历史很有研究,所以特地向学长请教。”

埋头吃饭的梓杨脸一红,自己写的那些东西……真是太丢人了……赶紧吃东西掩饰过去。

还好苏睿跟老王正在聊,谁也没注意到他窘迫的样子。

“我从小生活在国外,虽然家里教过我中国文化基础,平时也经常用中文交流,但是对于中国还是很多不了解,小时候经常听大人讲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感觉充满了神秘,所以对中国也是非常向往。”

“嗳,学长,听说你在诗词歌赋方面特别擅长?”看到梓杨一直埋头吃东西不搭理人,苏睿两手搭在桌上,露出葱玉般的手臂,歪着头问梓杨。

梓杨埋头吃着东西,脸都快贴到餐盘上了,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好汉不提当年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那时候年轻不懂事,附庸风雅,随便写了几首歪诗,我有什么文化啊……”

老王也跟着说,“是啊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哪有什么文化,中国的历史文化传承到今天,基本上被子孙后代糟蹋的差不多了,断了不知多少层了!有些东西还没你们外国人懂得多。”

苏瑞嫣然一笑,老王似乎受到了鼓励一般,继续吹捧:“不过中国除了‘文化’之外,还有‘武学’,这个你们外国人接触的少。”绕了半天,老王终于说出重点。说到“武学”这里,他还特意加重了语气,希望引起苏睿的注意。

果然,苏睿也是个善解人意的人,很会聊天,看到老王期待的眼神,配合的道:“你是说武术?我在电影里经常看到,家父有段时间还让我练过跆拳道。不过我天资愚钝,觉得自己不是习武的料,考到黑带之后就没有再学习了。”

梓杨咳嗽了一声,差点被鸡块呛着——黑带,我靠,学到黑带已经算是职业级了,她竟然还对自己不满意。

想是这位大小姐对自己要求极高,凡是做不到出类拔萃的事情就算失败,那自己这种业余级的爱好者真是没脸说自己练过了。

老王不屑一顾地说道,“跆拳道是韩国人发明的,发展到今天也只有几十年的历史,算不上武学正统,而且也多是花架子,不实用。”

看到成功吸引了苏睿的注意力,老王继续卖弄:“中国的谭腿洪拳、八卦咏春、太极形意,都是世代相传千百年,经过无数祖辈锤炼而成的真功夫——尤其是少林工夫,更是天下武学正宗——在下不才,曾在武校接受过几年少林功夫的磨练。”

当下老王把自己如何的骨骼惊奇,老师初见惊为天人,在武校如何刻苦训练,师父如何的严厉不是人、如何的欺压迫害,自己如何地卧薪尝胆,如何的自强不息,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之后,终于成为一代武学宗师……

这一套话语梓杨听了不下百十遍,自己都能背下来,倒是这苏睿听的是聚精会神。

老王看苏睿听得专注,也是越说越兴奋,要不是餐厅里桌椅闲人碍事,早就撸起衣袖当场打一套虎鹤双形了。

待老王说的口干舌燥,喝水补充能量的时候。苏睿抓紧时间问梓杨,能不能教她一些古文常识,尤其是一些文言文方面的东西。

梓杨说你们考古系的,应该有相应的课程研究吧。

苏睿不好意思的说自己刚接触这一行没多久,起步比较晚,而且教授的课程过于教条刻板,学起来太难,进程也慢。希望能从梓杨这里学一些实用点的常识性东西。

梓杨开玩笑地说,“不如我教你读《山海经》、《搜神记》这些书籍吧,这两本书看起来颇有趣味,但是内容荒诞不经,都是民间典故,太多迷信、鬼神的东西,在正式的传统教学系统里并不是很受待见。”

苏睿连连点头,“对对,就是这些东西。中国一些历史文化典故,对我来说太神奇了。”

此时老王已经补充了足够的水分,咳嗽了一声示意梓杨闭嘴,然后继续刚才的武学话题。

苏睿津津有味的听老王胡扯,梓杨在旁边托着腮帮子想事情,等会怎样低调地提出打包的要求不会吸引人的注意……

吃完饭,老王按照国家领导人会见外国嘉宾的礼仪送别苏睿。看着苏睿优美的身影在绿树茵茵的校园马路上消失,老王返身过来,搓着手一脸红晕地道:“怎么样?我表现如何?”

梓杨郑重地拍着老王肩道:“会见很成功,你的表现非常得体,外宾很满意!这是继八国联军之后我国外交史上的又一次胜利!”

老王没听出话里的逻辑,呵呵呵地表示:“小李啊,一想到承接中美文化交流的重担落在我的肩上,我压力很大啊!”

过了几天,重担在肩的老王接了一个电话,被迫回学校“处理”一些事情。

梓杨跟苏睿隔三差五的一起做“学术研究”,苏睿还特地买了两套图书,正是自己介绍的山海经和搜神记,梓杨一看都是豪华精装版,有一套还是岳麓书社的珍本,看了价格更是倒抽一口凉气,心想可惜了,这东西在地摊上都论斤卖,她竟然去书店买正版!这家伙光买两本书的钱就够自己吃一个月包子了。

最近的学习任务并不多,梓杨每天就是上上课、打打球、做做饭、洗洗碗、上上网,偶尔苏睿会约他一起探讨“学术问题”,还请他吃了几次饭,倒也乐得逍遥自在,不过静下来的时候,内心有时也会苦闷一下下。

梓杨一直对自己的专业不满意——学校里九成的学生对自己的专业都不满意,据说他们这个专业就业率很低,而且比较看工作经验。

有心眼活泛的,在暑假期间就开始联系单位找门路去实习了。

梓杨虽然也有心找单位练练,但是一来自身情况比较复杂,家里的小黑孩还处在学习摸索现代人类社会文明的阶段;二来觉得工作还是很遥远的事情,对学校也有些恋恋不舍,似乎离开了这里,自己的青春和梦想就一去不复返,再没勇气去面对外面现实而又残酷的世界。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家庭状况和背景,又对自己的未来不抱希望。

就这样,梓杨每天在焦躁与迷惘的情绪中度过,唯一值得欣慰的,大概就是每个月初准时到账的3000块钱生活费罢!

当前:

洋葱新闻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洋葱新闻:荣耀王者心:第061章-惊天噩耗

下一篇:洋葱新闻:马云如果不折腾,他可能蹬一辈子三轮车,最多当个英语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