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金日成”计划为何夭折

电影《采访》(刺杀金正恩)自上映至今已经快1个月了,虽说名字很有噱头,但大多数观众还是把它当成喜剧片来看,以至于不少“脱北观众”还痛批该片不“真实”。虽然对《采访》的评价褒贬不一,但这也不妨碍该片票房上亿。

电影《采访》剧照
电影《采访》剧照

热映之余,不少人也在疑问,在现实世界中的朝鲜领导人是否真的遭遇过刺杀?事实上,金正恩的爷爷还真当过“刺杀目标”。

朝鲜领导人被敌对国家列为“刺杀目标”并非不合逻辑。但真正能将其付诸于行动,且已被世人知晓的只有朝鲜的“老冤家”韩国。不过,韩国之所以企图刺杀金日成还是源于朝鲜“作死”——朝鲜特种部队曾袭击青瓦台企图刺杀朴正熙。但和朝鲜的刺杀计划一样,韩国的“刺金计划”最后也没能成功。

青瓦台之变

韩国现任总统朴槿惠出自政治世家,他的父亲是韩国第三任总统朴正熙。不过在韩国现代史上,朴正熙是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他既是使韩国“脱贫致富”的“汉江奇迹”奠基人,又是“阻碍民主发展”的军事独裁领袖。自1961年朴正熙发动5·16政变后,韩国国内的反对声音便此起彼伏。

朴正熙总统资料图
朴正熙总统资料图

而韩国的政变也使得朝韩关系出现了一些变化。在这种环境下,朝鲜领导人金日成意识到团结“南方革命力量”或许是促成朝鲜半岛统一的新途径。一时间,“南朝鲜革命论”也成了当时朝鲜的对韩政策。

为了推动所谓的“南朝鲜革命”,早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朝鲜民族保卫省(今人民武力部)侦察局就成立了专门实施敌后侦察与破袭任务的“特种部队”——第124部队。124部队中有一支31人的特别行动组,自成立伊始就被设定为“斩首部队”,连他们的训练基地都是仿照青瓦台建立的。1968年1月,当时的朝鲜人民军侦查局下达指令,让这支“特别行动队”直击青瓦台,刺杀朴正熙。

经过一番潜行之后,1月21日晚,特别行动队抵达青瓦台附近。由于几天前有伐木工发现了朝鲜特种兵的踪迹,朴正熙下令加强戒备,青瓦台外也设立了临时检查所。朝鲜特种兵在进入韩国境内后,假扮为韩国的情报人员,但他们穿的黑色胶鞋暴露了他们的身份(当时韩军并未配发)。他们的举动也被警察怀疑。

朝鲜特种兵见身份暴露,随即向警察发起攻击。韩国军方闻讯后立即发兵镇压,除去枪战中被击毙的几人外,剩下的大部分随后都被韩方抓获。

在此次行动中,朝鲜的特种小队几乎全军覆没。被俘之后向韩军投降的金兴九(又译金新朝)因“背弃”主体思想而被特赦,后来入籍韩国并成为基督教牧师;成功逃回朝鲜的队员据说不超过两人,而金兴九曾爆料称,时任朝鲜人民武装力量部副部长的朴在京(又译朴载庆)正是当年的幸存者。

晚年金兴九资料图
晚年金兴九资料图

如果此言不假,那倒是真让人唏嘘。曾在1968年为刺杀韩国总统而来的朴在京,在2000年9月再一次造访首尔(当时称汉城),向当时的韩国总统金大中赠送朝鲜国礼——七宝山蘑菇,而他当时的身份也成了金正日的“和平特使”。

朴在京大将资料图
朴在京大将资料图

行动目标金日成

虽然总统安然无恙,但此次刺杀事件彻底惹怒了韩国高层。再加上随后几天爆发的“普韦布洛号危机”(朝鲜捕获美军间谍船),朝鲜半岛出现了朝鲜战争之后最严峻的危机。韩国也决心借此机会报复朝鲜。

起初,韩方决定派遣特种部队去袭击朝鲜的战略要地。但朴正熙和韩国的情报首脑最终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刺杀朝鲜领袖金日成,给朝鲜以最残酷的打击。

韩情报部门负责制定整个行动计划,而“复仇”的任务则落在了空军的肩上。由空军负责招募“刺杀小组”的成员,然后交由空军特种部队培训。

1968年4月,当时的韩国中央情报部正式下令组建“刺杀小组”,它的正式番号是大韩民国空军第2325大队第209特遣队。该小队也因成立时间而得名“684部队”。和124部队的特别行动组一样,“684部队”最终定员也是31人。

684部队资料图
684部队资料图

据说韩国直接从空军遴选“死士”作为行动组成员,但更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军方秘密选出了一批罪犯,并在最短时间内将其训练成职业特工。

虽然现今不少人都将这支“刺杀小队”称为“死囚特遣队”,但实际上这支队伍里的重刑犯并不多,大部分是流浪汉、地痞流氓等社会闲杂人等。甚至有传闻称,韩国军方还秘密绑架了几个普通市民“入队”。

韩国军方也想这些“普通人”予以保证,一旦“刺杀行动”得手,不但往日罪名一笔勾销,政府也会予以嘉奖并提供大量物质奖励。

“炼狱”实尾岛

“684部队”成员选拔结束后,31名成员就被送到了荒无人烟的实尾岛。岛上唯一的一户人家也被迁走。除了被特训的“新兵”外,空军也遴选出30名精英特战队员作为他们的教官和守卫,资深特种兵金淳雄担任队长。

接下来就是“惨无人道”的训练。在训练强度上,这些新兵所训练的科目与正规特战队员并无太大差别——全部采用实弹,甚至要喝死人骨头泡过的酒来训练胆量。要知道,即使是职业军人,一下子承受如此强烈的军事训练也可能会“吃不消”,更何况是一群此前几乎没有参与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平民。在后期,甚至有人因这种生不如死的训练活活累死。

684部队训练资料图
684部队训练图

颇为讽刺的是,据说实尾岛上的训练基地对外号称“大韩畜产研究所”。这真可谓是名副其实。

此外,由于入选成员大多是社会底层人士,他们并不像军人那样有强烈的使命感,因此在日常训练中也与“一本正经”的教官摩擦不断。

经历了数月的“折磨”后,“684部队”终于收到了行动命令。他们秘密转移到离朝鲜非常近的白翎岛等待下一步指示。

“反戈一击”

“刺杀事件”的结果大家应该都能猜到。毕竟金正日于1994年病逝,也并非遭遇了什么不测。而“684”部队的下场也不像朝鲜特种部队那样在“斩首行动”中失败覆灭,他们后续的故事更令人咋舌。

“684”部队进驻白翎岛待命后,并没有收到刺杀指令,反而在一个月后,韩国高层又将这些人召回。原因很简单,朝韩关系出现了融冰契机,朴正熙与金正日也希望南北能够恢复正常关系,因此韩方终止了这次刺杀行动。但这31个“刺客”却彻底沦为国家博弈的牺牲品。

命令终止后,所有人都回到了实尾岛基地,继续着残酷的训练。不过更悲惨的是,由于行动取消,军方和情报部门也逐渐减少了对“684”部队的物资供给,到后来这些队员甚至只能每天靠面食充饥,冬天这些人也缺少御寒设备,有5名队员先后在训练中死去。又有2名队员因难以忍受训练而逃到附近的小岛上,最后因强奸民女被抓处决。

此外,为了防止朝鲜得知韩国当年的“刺杀行动”,韩国军方和情报部门高层曾考虑暗中除掉“684”部队的所有成员,以保证情报不外泄。而“684”部队仍存活的成员们也体会到了政府的“恶意”,再联想到自1969年被召回后的惨淡生活,这群“杀人机器”暴动了。

1971年8月23日清晨,训练兵趁驻守士兵不备,突然袭击了正规军的宿舍,包括金淳雄在内的12名教官被杀。训练兵除1人死亡外,剩余的队员抢夺了附近岛屿的渔船,悉数逃离实尾岛,直接奔赴仁川。

在仁川登陆后,剩余成员向首尔(当时称汉城)进发,沿途杀死数名平民与军警,并劫持公交车以此向政府谈判。韩国军队马上赶到并与之交火,一些人被军队击毙,有些人在劫持的公交车上引爆手雷自杀。逃脱后被俘者随后也被处决。

“刺杀金日成”计划为何夭折

由于不能公开这些人的真实身份,韩国高层最开始对外宣称是朝鲜游击组织所为,但后来又担心此举会使韩朝关系恶化,官方又改口宣布是空军内部的激进分子叛变,国防部长和空军参谋长无奈“背黑锅”,引咎辞职。

虽然牺牲了一支“精英部队”,又搭进去几个高级将领,但与韩国政府的收益相比,这一点损失几乎“微不足道”。1972年7月4日,朝韩两国签订协议,双方就统一祖国的各项原则及其他问题进行了会谈并达成了共识。这就是著名的“七四联合声明”。该协议的签订也给朝鲜半岛带来了一定程度的稳定。

进入上世纪90年代,这一桩往事逐渐被揭秘。尽管目前仍有不少关于实尾岛事件的资料尚未公开,但2003年上映的韩国电影《实尾岛》让更多的人了解了这一历史事件。

电影《实尾岛》海报
电影《实尾岛》海报

2004年2月16日,韩国军方在影片所掀起的讨论热潮和舆论压力之下,首度承认这段惨无人道的案件,并公布受训者名单及相关资料。

当前:

易百科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为何诺伊尔拿不到金球奖

下一篇:丘吉尔的“另类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