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孩子克服阅读困难

[世界教育之窗]

作者:刘力、高月(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博士);康翠萍(博士,目前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所工作)

在现代社会,阅读是个人必备的技能之一。阅读是儿童学习知识的重要途径,也是儿童发展思维、培养气质的重要途径。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的21世纪学生学习领域框架图中,阅读和交流占据了七个学习领域的中心位置。因此,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尽快学会阅读。

然而,事实上,世界上许多孩子不能正常阅读。一些父母觉得他们的孩子无法集中注意力,认为他们“极度活跃”,并且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学习障碍可能是另一种情况。

1。是诵读困难症还是多动症

在正常的教育条件下,大多数孩子都能学会正常阅读。然而,尽管阅读对孩子的发展如此重要,一些孩子却不能顺利地获得阅读。根据研究数据,大约有5%-10%的儿童使用英语、汉语、日语和其他书写系统。他们智力正常,享有平等的教育机会,但是他们的阅读能力仍然远远落后于同龄人——这部分儿童被称为诵读困难症。

早在1896年,欧洲和美国的临床医生就发现了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儿童的存在。受当时科学技术水平的限制,知识最渊博的人对“诵读困难症”也知之甚少。长期以来,社会误解了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儿童,认为他们愚蠢、懒惰或“坐不住”(注意力不集中和多动症)。随着时代的发展,科学揭开了“诵读困难症”的神秘面纱,我们对诵读困难症的理解也变得更加清晰。

首先,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儿童没有智力问题。一些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孩子甚至非常聪明。如果能及时发现诵读困难的问题,并给予特殊教育,他们将能够克服阅读和写作的问题,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甚至成为各个领域的创造性人才。因此,有时我们称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孩子为“聪明愚蠢的孩子”。

其次,诵读困难症是一种发展障碍,被诊断患有诵读困难症的人一生都会受到它的困扰。从小学到中学,一直到成人阶段,他们在单词识别、理解和听写方面都有困难。所以不要指望诵读困难的问题会自然痊愈。早期发现、早期干预对克服阅读障碍非常重要。

第三,阅读障碍和注意缺陷多动障碍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可以分开或同时存在。尽管多动症导致的阅读障碍患病率高达20%-40%,但阅读障碍和多动症导致的阅读障碍是两种不同的异常现象。区分这两种问题是很重要的,因为干预的方式也不同。

最后,诵读困难是家族性的。研究表明,在同卵双胞胎中,如果一个患有诵读困难症,另一个患诵读困难症的概率高达68%。父母之一或直系兄弟姐妹患有诵读困难症,诵读困难的概率约为50%。这可以作为早期识别诵读困难儿童的信号之一。

那么,父母或老师应该如何识别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孩子呢?以下是诵读困难儿童的典型行为列表。以下10项符合6项或更多标准,持续时间超过半年。儿童可能患有诵读困难症,需要找一家专业机构对其进行诊断。

首先,语文成绩明显低于同学的平均水平;第二,阅读缓慢困难,阅读后不理解内容;第三,阅读时很容易跳过单词和行。四、不喜欢大声朗读,读单词时还是容易读错单词;五、写作速度慢,容易写错单词;六、经常记不起日期或姓名;7.小肌肉平衡差和动作笨拙;八、避免需要阅读大量任务,避免阅读小说或其他书面材料;九、自尊水平低,对自己没有信心;学习一门外语尤其困难。

2。顺利阅读的“绊脚石”

阅读是一种高级认知功能,而不是人类在达到一定年龄时自然发展成熟的生理本能——阅读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阅读涉及一系列认知加工过程:第一,自下而上的加工,即阅读是从书面语中获得意义,涉及识别书面语、识别单词,以便理解句子或篇章的意义;第二是自上而下的处理。阅读理解依赖于通过与读者自己的记忆(知识)结构的交互来处理和加工输入的文本信息。

大多数孩子在正式学习阅读之前就已经接触到了写作环境——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广告标语、食品包装袋上的印刷文字和图画书上的文字——这些使孩子对文字的特点和功能有了初步的了解,他们逐渐意识到文字是用来记录口语的符号,不同于其他符号。这种对写作的最初感知被称为“写作意识”。无论是读拼音还是汉字,汉字意识都非常重要。

随着孩子长大,他们接触到越来越多的角色。尤其是上小学后,他开始系统地学习单词的识别,逐渐形成了对单词设计规则的感知,即“正字法意识”。只有当孩子知道一定数量的单词(或多个单词)时,他们才能进入独立阅读阶段,也就是说,他们将不再依赖成人来帮助他们独立阅读主要是书面的书籍。随着儿童阅读量的增加,阅读速度逐渐加快。到小学四年级时,大多数孩子都能成为熟练的读者。

语音意识对有拼音(如英语和德语)背景的儿童学习阅读非常重要。语音意识是指儿童对语音的感知和操作。例如,cat(意为“cat”)可以巧妙地分成三个相应的最小发音单元/k//ae//t/,发音单元也可以组合成一个单词。这种能力的不足被认为是导致拼音文字阅读困难的核心原因。然而,语音意识在汉语阅读中的作用不如在语音写作中那么重要。人们普遍认为,语音意识在汉语阅读和学习的早期阶段只起有限的作用。

对于有汉语背景的儿童来说,学习阅读的第一个门槛是汉字的解码,即识字,即建立汉字字形与汉字的声音和意义之间的联系。在成为流利的读者的路上,汉语阅读障碍儿童遇到的第一个障碍是记住汉字的字形和书写汉字。大量研究一直表明,汉语阅读障碍儿童在字体处理方面有困难。他们通常识字速度慢,识字率低,写作时经常出错,而且很难记住汉字的字体。因此,为了牢牢掌握汉字的书写,中国儿童经常花大量时间抄写汉字。一笔一笔地抄写可以帮助孩子对每个汉字的字形进行精细的视觉处理。就像建造乐高积木一样,不同的笔画按照一定的空结构组合在一起,在米字格以规则和谐的方式“建造”。这不是一个低效愚蠢的方法。相反,抄写是阅读和写作的有效方法。它不仅能帮助儿童在大脑中建立牢固的字形表征,还能帮助他们更准确地书写汉字。

汉字的结构很复杂。根据空之间的关系,汉字可以分为单字、上下结构、左右结构、封闭结构等。由于汉字构形的视觉复杂性和汉字结构的多样性空,中国儿童很难掌握正字法。研究还表明,与正字法相关的缺陷是汉语阅读障碍的核心缺陷。

汉字是表意字符。字形和字符的发音之间没有直接关系,但字形和字符的含义之间的关系更密切。形声字是现代常用汉字的主体,其中80.5%属于形声字。形声字包括两部分,一部分在形状旁边,另一部分在声音旁边。汉字形状旁边的表意文字非常强,许多形状相同的文字意义一致或有一定的联系。例如,在孩子们学习了“海、海、河”这些词后,他们会发现他们有相同的偏旁“le”,而且都与水“相关”。当他们再次学习“湖、游、流”这些词时,他们会意识到新学的汉字也可能与“水”有关——这种对最小语义单位的理解和认知被称为“语素意识”。这种语素意识对儿童学习阅读尤其重要,因为汉语中含有大量形状相同的汉字。当孩子们知道一定数量的汉字并能够独立阅读后,他们在阅读中遇到的障碍就变成了他们对词汇的理解,尤其是一些书面词汇。语素意识强的孩子更容易理解单词的意思,扩大词汇量。因此,语素意识对汉语阅读比学习拼音更重要。研究发现语素意识与儿童的造词能力、词汇和阅读理解密切相关,语素意识缺陷也是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主要认知缺陷之一。

除了字体处理困难、写作困难和语素处理缺陷之外,研究还发现汉语阅读障碍儿童仍然存在命名速度问题。命名速度障碍可能反映诵读困难儿童在建立稳定和高质量的正字法表达方面有一定困难,从而影响视觉符号转化为声音符号的速度。研究表明,命名速度也能很好地预测阅读流畅性。命名速度对拼音阅读的发展也非常重要,命名速度的缺陷也是拼音阅读障碍的主要缺陷之一。因此,命名速度缺陷可能是跨语言阅读障碍常见的认知缺陷之一。

总而言之,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儿童可能在许多方面有认知缺陷。不同语言的阅读障碍机制既有跨语言的一致性,也有文本的特异性。根据目前的研究,汉语阅读障碍的机制比拼音更复杂。

3。

阅读是人类独特的高级认知功能之一,大脑是阅读学习和发展的生理基础。国际阅读障碍研究协会指出,阅读障碍具有特定的神经生理缺陷。

在20世纪末,借助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科学家能够以非侵入性和无害的方式探测大脑内部。它就像一架精密的科学相机,拍摄大脑的每一部分,一个三维身体的完整清晰的照片,并展示在人们的眼前。目前,已被科学研究反复验证并得到学术界广泛认可的研究结论是,拼音文字阅读障碍组(如英语)主要出现在左脑后颞顶的关节区,表现在脑功能活动水平、脑结构以及该脑区与其他脑区的联系上。这种异常可能会影响他们语音意识的发展,从而阻碍他们的阅读。

然而,汉语阅读障碍组主要在左额回(与上述书写技能相关)和腹侧脑通路(与上述“语义加工”和“视觉字形加工”相关)存在特殊问题。同时,用于处理整体视觉特征的右枕部(即当我们平躺时与枕头接触的大脑区域)的异常也可能影响汉语阅读。这些属于“异常大脑工作模式”。这些工作模式的异常会使阅读障碍者的阅读过程缓慢而困难,因为他们不能使用大多数读者可以使用的高效而省力的阅读神经途径。

如何理解诵读困难症患者异常的大脑工作模式?首先,这再次表明诵读困难是一种神经发育障碍,不是儿童不努力工作和学习态度不正确的结果。其次,大脑是塑料的。适当和及时的针对性训练可以帮助阅读障碍儿童克服阅读困难,恢复阅读信心。例如,神经影像学研究发现,有效的行为干预可以提高先前激活微弱的左脑后部颞顶叶区域的活动水平,并提高他们的阅读能力。最后,诵读困难者异常的大脑工作模式有两个方面。一方面,它使阅读障碍者学习阅读的道路充满荆棘;另一方面,许多在某些领域取得高成就的诵读困难者对此心存感激,认为“不能走普通道路的学习过程”赋予了他们独特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而克服诵读困难的艰难过程锻造了他们的毅力。

4。如何帮助聪明的“愚蠢的孩子”

诵读困难是一种发展障碍。早期识别和早期干预不仅可以提高干预的成功率,防止诵读困难症继续向高年级发展,还可以避免与学业成绩低下相关的儿童情绪、行为和自信心问题。国外研究表明,为了达到同样的效果,高年级的干预比低年级的干预需要多几倍的教学时间(四年级2小时/幼儿园0.5小时)。

诵读困难的研究在西方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在诵读困难的评估、干预和政策支持方面相对完善。中国香港也在这方面向前迈出了一步。目前,它已编制了阅读障碍行为量表和诊断测试,在幼儿园和中小学设计了中文读写课程,并编制了相应的教材,为香港的教育管理者和中小学中文教师提供了相关培训。此外,他们还采用三级反应干预模式代替传统方法对诵读困难儿童进行干预,取得了良好的干预效果。

由于诵读困难的研究在中国大陆起步较晚,主要停留在基础研究阶段,因此诵读困难诊断和干预的应用研究相对薄弱。公众对诵读困难的理解甚至更加有限。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阅读障碍常识的普及。诸如《聪明和愚蠢的孩子:帮助孩子克服阅读障碍》和《走出迷宫》等科普书籍已经出现。这使得公众对诵读困难有了更科学的理解,但是在诵读困难的干预和诊断工具的研究和开发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前所述,诵读困难症是一种源于脑神经发育不良的特殊学习障碍。患有诵读困难症的孩子不够聪明或者学习不够努力。相反,他们的智商是正常的,甚至是非凡的,他们甚至在许多方面都有特殊的才能。没有及时的诊断和干预,他们最需要的是老师和家长的理解和支持。我希望这些“聪明和愚蠢的孩子”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像其他孩子一样喜欢阅读。

(2019年11月28日,第14版)

当前:

易百科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从北平到东京:聂耳生活中的双城记和进行曲

下一篇:行业探讨如何做好新政府媒体的整合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