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个邪邪的小故事40|美梦成G

昨晚“运动”过后,我照例搂着老婆给她讲故事。我说:有天你去机场接我,发现有两架飞机同时要降落在一条跑道上,眼看就要撞在一起,情况非常危急!

老婆紧张起来,说:然后呢?

我说:然后你就接到了我,回家了啊。

老婆说:不是两架飞机要撞在一起了吗?

我说:后来有一架就迫降在你胸前了啊!

说完,我就倒在床上,笑得滚来滚去。笑了一会儿,老婆那边没动静,我觉得不对劲,凑过去一看,玩笑开得太大,老婆哭了,只得小心翼翼安抚一番。

我老婆是个翻译,人美声甜,就是有点小心眼儿。

临睡前,我在心里默默吐槽:老婆什么都好,就是胸怀过于坦荡,要是一觉醒来我就能手握双G,那该多好!我闭上眼睛打起了呼噜,没注意窗外正有一颗流星划过。

早上醒来时,我觉得胸口沉甸甸地好像压着一堆大石头,一看,我的双手正压在胸前。赶紧把手移开,可是沉甸甸的感觉一点也没有减轻。我一低头,胸前好像多出来两坨白花花的半流体,用手一戳,软趴趴的。我猛地坐起来,仔细一瞧,吓得一声尖叫!老婆被我吵醒了,她戴上眼镜一看,先是一愣,再就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我们俩终于有了一对豪乳,但不是长在老婆身上,而是长在了我胸前。

我说:老婆!这梦也太真实了!伸手抓了抓,弹性好极了。我按照前几天看的罩杯分级法,算了一下,我这对是绝对的G杯!形状还是我最喜欢的水滴形!我一边狂捏一边说:快快快,老婆!你也来感受一下吧!一会儿醒了摸不到了!

老婆迟疑地说:这……好像不是在做梦!她说着伸手掐了一下我的大腿,掐得我顿时眼泪都出来了。

我跟老婆跑到镜子前面研究了半天,老婆又上网查。查完她噙着眼泪对我说:老公,你别害怕啊,我刚查了……男的确实也有得乳腺癌的,咱们赶紧去医院吧!

班也不上了,我披上一件大风衣,跟老婆俩人跑到医院。犹豫了半天不知道挂哪个科,导诊护士笑眯眯地问了半天,还以为我和老婆是一对神经病。无奈我只好把衣服掀开让小护士看,她看到我胸前的那两坨,一下子就笑了,她说:假体有问题是吧?我给您挂个整形科的号。

老婆说:我老公他这是一夜间长出来的,我怀疑这是肿瘤,我们应该挂肿瘤科吧?

小护士就上上下下打量我老婆,又打量我,说:您昨天才做的手术啊?怎么今天就下床了?

跟她说了半天,也说不明白,我们只好把整形科和乳腺科的号都挂了。先去了乳腺科,没想到排队的人有二十几个。又跑到独门独栋的整形科,那个什么主任见到我,激动得语无伦次,戴上手套就在我胸前又抓又揉,啧啧地说这肯定不是在国内做的,还说从来没见过做得这么完美的手术,连刀口都恢复得像是隐形了一样!之后还叫来一堆人围观。

我和老婆说了十几遍,这是一夜间长出来的,可他就是不信。他说:很多患者都有术后应激综合征,你参加心理疏导了吗?我建议你们夫妻俩一起接受心理疏导。

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家伙们都跑上来在我胸前上下其手,有几个连手套都没有戴。我感觉自己像上了砧板的肉,还是老婆奋勇逼退了他们,我们才杀出重围,落荒而逃。

到了乳腺科,又排了一个小时队,终于叫到了我的名字。一个头发全白了的女大夫在坐诊,我看了看她的名牌:返聘专家孙XX主任。她看到我,马上说:男同志不能进来,外面等!

我小声说:我就是病人!一面把风衣打开,t恤也掀开。孙主任扫了一眼我的胸部,眼神就像被钉在了上面。她起身关上门,让我上检查床。

我躺在上面被她狠狠检查了一番,疼得我都快哭了。最后她说:最近这几年,男性的这个乳腺疾病发病率也是挺高的。你这个情况肯定是有问题的,不过你说是一夜长出来的,应该是你平时没注意,长了很久了才发现。就算是肿瘤,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长这么大。你别紧张,先做个钼靶检查吧,这个检查无创,准确率也高。

我就跑去做检查,影像室的人好像认定了我已经病入膏肓,给我搀进去又搀出来。老婆一见我这个架势,马上就哭了。我就没敢告诉她,我刚才被人按在一个板子上压了半天。

片子给了孙主任,她看了好久,然后抬起头说,你这……都是发育良好的乳腺组织啊,根本不是肿瘤。

我和老婆都长舒了一口气。

孙主任又问:你最近有没有口服雌激素呢?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孙主任启发我说:也不一定是药物。有些食物里面雌激素含量也是很高的,比如豆浆啊、蜂王浆、还有鸡翅尖什么的……

我说:我从来都不喝豆浆,蜂王浆小时候喝过,您不说我都不知道这东西还有卖的!

孙主任就又让我去查激素水平,还有一大堆其他项目,可查完也是正常。

等我们要走的时候,孙主任还在那里沉思。

我和老婆走出医院大门,突然她蹲在地上狂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说:我现在相信现世报了,让你一天到晚变着花样嘲笑我!

我们找了个小馆子吃面条,里面没开冷气,人又多,热得要死。一碗面汤下肚,我顿时一头的汗。于是我就习惯性地脱了风衣,掀起t恤,又埋头大吃起来。突然整个面馆就安静了,抬头一看,大家都盯着我——的胸部。再一低头,原来我那对G杯正毫无遮拦地暴露在众人面前。我连忙把衣服拉好夺路而逃,老婆抓着我的风衣追了出来,也是闹了个大红脸。

跑出好远,我俩才停下来。老婆问我:现在怎么办?

我说:下午我得去上班了,不然全勤奖就没了!可我这样,怎么去呢?

老婆想了想,说:我有办法!

我们回到家,老婆拿出刚买的医用纱布,让我举起手,开始在我胸前使劲裹。不一会儿,我就变成了半个木乃伊。再找出一件最宽松的t恤套上,好像就没那么明显了!我说:不会以后都让我这么出门吧?

老婆说:先应应急,晚上回来,我上网给你买几件质量好的束胸衣!

下午到了公司,我弓着腰往座位上溜。突然经理叫住了我,他说:小章,你没事吧?不是不舒服吗?怎么不休息一天?

我说:经理,我没事!

他打量着我:你是肚子疼吗?怎么都出汗了?说着就把手往我额头上搭。

纠缠了半天,我才得以脱身。坐在坐位上,我喘着粗气。老婆这下手太狠了,我刚才追了几步公交车,到现在没喘过气来。

我倒了杯水,正要喝,经理又跑了过来。他说,今早总公司安排体检,你不在,你的信息卡现在给我一下!

我递过卡片,心虚地问:体检?什么时候?

经理说:明早八点半,到xx医院门口集合,别迟到啊!

我傻了——xx医院正是我今天耍了一早上猴戏的那个医院!

晚上回到家,跟老婆一说,两个人都没了辙。我说:要不我辞职吧,这要是传开了,我以后还怎么混啊!

老婆说,明天你别去医院,也别去上班了,就说还是病着,大姑不就在那医院的妇产科吗?我去让她找人给弄个假的检查单,也就能混过去了!

我在家里待了一整天,一边心疼我的全勤奖,一边上网搜刮信息。我发现我这种病叫“男性乳腺过度发育症”,是一种青春期疾病,大概每三万个人里面有一个——可是我早tm过了青春期了啊!

晚上老婆气冲冲地回来,两只眼睛都鼓了出来。她说:我大姑这人真是太差劲了,她非得问你到底得了什么病不敢去体检,还说让你去做个全身检查,她评估一下你的情况,才能给你开证明。没办法我就说你得了肝炎,大姑又问我是哪种肝炎,我哪知道肝炎都有哪几种啊,只知道一个乙肝!她还劝我趁没孩子,赶紧跟你离婚,说肝炎一辈子都好不了!最后我俩大吵了一架!

我赶紧给老婆倒水,又给她捋背,半天老婆气才顺了。我试探着问:那我明天怎么办,还去不去公司啊?

老婆说:去啊,为什么不去!

第二天我一到公司,就感觉气氛很奇怪,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经理过来跟我说:小章,你得了乙肝为什么不告诉大家?我们不会歧视你的,公司也不会因为你有乙肝就辞退你!可是,你最近怎么还跟着我们一起聚餐呢,也不注意些?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的病?

我傻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问:谁说我得了乙肝?

经理咳了一声,说:这个你就别管了。总之以后你注意点儿啊,别跟我们喝一个饮水机的水了,你自己带水吧!

我向饮水机看去,一个不太熟悉的女同事正在拿着酒精片擦出水口。

经理走了,我蜷缩在座位上,没有一个人理我。

过了一会儿,屏幕上公司的聊天群闪了起来。我点开一看,不知道谁开启了匿名聊天模式。里面小白兔说:太可怕了,小章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小松鼠说:上礼拜六吃的还是火锅!小章还用他的筷子下的菜!

啄木鸟说:天哪,我要是也得上肝炎了,非得打官司告他不可!

还有好多人顶着无辜可爱的小动物们的名字,说着更过分的话。

我站起身来,冲着所有人喊:我tm没得乙肝!我现在就去检查!

我冲到医院,找到老婆的大姑。我问她:你为什么要跟我同事造谣,说我得了乙肝?

大姑翻着白眼瞪着我,说: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口气吗?是慧慧说的你得了乙肝!你没得乙肝,那你为什么不敢去体检?

我说:我……

大姑又说:当初你跟慧慧的事,我就不同意!你看看你今天这个态度,在家里还不知道怎么给我们慧慧气受呢!

跟她纠缠了半天,无论是音量还是语速,我都拜了下风,只好灰溜溜跑掉了。

快中午了,我在公司楼下徘徊了许久,给老婆打电话,她却说在开会不方便接,我想来想去,给肥涛打了个电话。上大学时,我们是最好的兄弟,工作之后联系少了些,可还是保持着一两个月聚一次的频率。

半小时后,我跟肥涛会了面,一见面,我就往他胸前瞅。他是个大胖子,穿着一件巨大的衬衫,可是胸部和肚子还是从衬衫下面拱了出来。他的胸部也很大,可是配了他更庞大的肚子,就显得很是和谐了,也没有人往他胸前瞅。可我是个排骨一样的瘦子,长着这样大的胸部,简直是太引人注目了!

我们两人去吃煲仔饭。占了座位,他听我说了半天,纳闷地问我,你到底为什么不敢去体检呢?

我想了想,感觉光是说不可能让他明白,就拉了他往男厕所走。里面没人,我就一把掀起t恤,再三两下扯掉纱布条。肥涛看得眼睛都直了,他说:我操!你脑子没病吧?怎么想到跑去丰胸?

我说:这是它自己长出来的!

肥涛就把他冰凉的爪子伸了过来,仔仔细细地摸了半天,还淫笑着说:手感不错啊!又突然正色说,这不会是癌症吧?

我就把检查的事告诉了他,他听了沉思良久。

我说,先帮我把布条缠起来吧!他就笨手笨脚开始缠,刚缠到一半,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是我们经理。

下午我一到公司,就看到聊天群里炸了锅。我已经从乙肝病人变成了重口味隐婚基佬,为了肥猪一样的男朋友跑去隆胸,还在公共场所的洗手间上演活春宫。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来的。去辞职的时候,经理不小心碰了一下我的手,我眼睁睁看着他的头发都竖了起来。我刚跨出公司的大门,就听到公司里爆发出一阵尖锐、欢腾、经久不息的笑声。

晚上老婆回来,我正要冲上去告诉她我这一天受的委屈,就见她横眉竖眼地质问我:你是不是跑去跟我大姑吵架了?你怎么能这样?

我说:你大姑把我得乙肝的消息告诉我公司同事了,老婆,你知道吗,我今天——

老婆打断我的话,说:你不知道我上大学还是我大姑供出来的吗?她是我这辈子最尊敬的长辈!你呢?把她气得高血压都犯了!

我沉默了。

老婆见我不说话,更生气了:你还不赶紧给她打电话道个歉?

我说:她传我闲话还让我道歉?你知不知道——

不等我说完,老婆拿起手边的花瓶就冲着我砸了过来,我一躲,没躲过去,正砸在眉骨上,花瓶碎了一地。老婆尖叫一声。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流进了眼睛里,用手一抹,是血。我对老婆说:你大姑告诉我们公司的同事我有乙肝,都害得我被炒鱿鱼了!我不会跟她道歉,要道歉也是她给我道歉!

说完,我不顾傻在那里的老婆,故作镇定地披上衣服,就冲了出去。

到了楼下,冷风一吹,我就后悔了。不但没带钱包,连手机都没带!我这会儿上哪儿去呢?想来想去,还是去找肥涛吧!幸好他住得不远,离我家就两条街。

我跑到肥涛家楼下,突然忘了他住在哪个单元,只好扯着嗓子喊他的名字。过了一会儿,他那猪头从楼上探了出来,说:我操!你tm干嘛来了?

他的语气不知怎地带着无名火,我说:快给老子开门!

到了他家,一进门就是一地狼藉,花瓶、书架横七竖八倒在地上。他一边扫地一边说:我操,你怎么挂彩了!让老婆打出来了?

我帮他把书架扶起来,一边惊异地问:你怎么知道?

他说:你小子这次真害死我了!你自己看吧!说完就打开一个网页让我看。我一看,不知道谁拍下了我跟他中午从茶餐厅的厕所走出来的背影,发到本地最大的论坛上去了。角度好刁钻,图片还打了码,下面有一段无比香艳的胡说八道。再一看,点击率都过了十万了!

肥涛说:正好,你跟我老婆解释解释吧,她是死活不信我说的话!说着就拨通了他老婆 的电话,把手机递给我。

一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一阵咆哮:你个王八蛋不要跟我说话!听到你声音我都恶心!

我说:嫂子,我是章煜!

那边迟疑道:谁?

我说:章煜!肥涛上大学的时候住他上铺的那个,你还到我们宿舍来过的!

那边突然竭斯底里地吼道:你就是他那个男小三?好啊,我一走你就去了是吧?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他结婚了你知道吗?怪不得他越来越——

肥涛把电话抢过去挂了。他趴在那儿,过了一会儿瓮瓮地说:唉!这叫什么事!自打结婚我就越来越胖,慢慢那方面就越来越不行了,这一两年本来她就在跟我找事,你说这事让我怎么说清楚啊!

我又看了一遍那个帖子,发帖的人叫“正义的化身123”,我问肥涛,这是诽谤吧,这个我们可以告他的!

肥涛说:这种事你怎么能说清楚?人家照片又没拍脸!还是联系管理员让删帖吧!

我就用肥涛的手机注册了一个小号,给管理员发了私信。

呆坐了一会儿,我说:算了,我还是走吧!真对不起,兄弟,给你搞这么大麻烦!

肥涛说:你不是被慧慧赶出来了吗?这会儿回去不得折腾一晚上?反正我老婆回娘家了,我不请她是不会回来的。你就在这儿凑合一晚上吧!

可是,我刚洗完澡,穿着条肥涛的干净短裤,晃着我的双G走出来,大门一响,他老婆回来了!

四目相对,我张大了嘴不知该说什么。他老婆把视线从我脸上移到胸部,再移到短裤上。肥涛从卧室走了出来,看到他老婆,也是张着嘴不知道该发出什么音节了。他老婆一声尖叫,转身又跑了。

肥涛赶紧追了下去,我到处找衣服,只找到他的一件脏t恤,套上也追了出去,大门啪地一声在我身后关上了。

追到小区外面,正看到他老婆打了个车跑掉,他在后面追。我一边按住自己的双G一边跑,好不容易追上了他。我的背像抽筋一样疼了起来。

出租车早跑远了,肥涛垂头丧气地跟我往回走。到了门口,他突然一摸兜:我操,你带钥匙了吗?

我说:我哪有你们家钥匙啊!

他说:这下真完蛋了!

我们在门口坐了下来。两个没带手机、没带钱包也没带钥匙的男人,在深夜的楼道里瑟瑟发抖。

我问他:你们家窗户不是开着呢吗?能不能从邻居家爬进去?

他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兄弟你知不知道我家住十六楼?

我说:我爬,你拽着点我就行了!

他说:你tm能不能别扯了,你从我家摔死了我tm还能说清楚?

想来想去,我们决定还是回我家。

一敲门,慧慧马上开了门,扑进我怀里就哭。接着看到肥涛,就谢了半天,还说动手打我不对,那个温柔劲儿啊!我对肥涛说:你干脆别走了,你在我老婆才把我当人看啊!

他就嘿嘿笑,在沙发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窝起来了,慧慧还帮他盖好被子。

第二天是星期六,一觉醒来,慧慧不在身边。我一看,她正上网呢,我就蹑手蹑脚走过去,想吓唬吓唬她。没想到走近一看,她正看着那个“正义的化身123”发的帖子!

后来,我们都离婚了——怎么可能!误会终究是误会,一定能解释清楚的。那个诽谤的帖子早已删了,我和慧慧也早已合好了。我也找到了一份新工作,新公司环境非常宽松,大家对于我的双G也只是惊讶了一番,还有女同事提醒我要穿内衣防止下垂。

——当然,上面一段是我昨晚梦到的。帖子是删了,我跟慧慧也合好了。但是就像我们衣柜上那面被打破的镜子,粘起来以后,照起来整个人就好像被切成了好几截。肥涛和他老婆还在冷战中,上一次见他,他说已经烦了,不行就离婚。

转眼间,我已经失业半年了。简历投了一大堆,可是我们这个行业保密性非常强,每家面试通过了的公司,都跑到我之前的公司去打听,打听出些什么也就不用我说了,然后当然就是没有下文了。半年面试了十几家公司,最后都是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

慧慧对于她在养我这件事的认识,已经从新奇好玩变成了不耐烦。我的要求其实不高,只要每天吃饱就够了,可是她还是越来越觉得我是个负担。不过好在她最近升了职,还加了薪。

老婆上班走了,我一边打怪,一边跟游戏里认识的一个家伙聊着,他听了我的故事好像=很有兴趣。他说:哥们,你能跟我视频吗?

我被他逗乐了:两个大男人视频?

他说:你给我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给你给钱!

我看了三遍,才确定不是我自己眼花了。

他又发过来:你这么好的资源,不用多可惜!我给你一千,你跟我视频一个小时,怎么样?

我连忙狂摁笔记本的关机键,又去拔电源。

晚上老婆回来了,饭桌上,她嫌弃地点评着我炒的菜。饭后我洗着碗,听她唠叨着,办公室的王美丽过生日,她老公送了个什么包;又说张大眼新交的男朋友,带她去日本玩了,在富士山脚下跟她求的婚,钻戒那么大,浪漫极了。

等老婆说够了,我试探着问:老婆,我能每个星期多申请十五块钱吗?

老婆眼睛一瞪:干嘛?

我谄媚地一笑:还是想买包烟,戒不掉啊!

老婆想了想说:只能一个月两包!

我说:好吧,成交!

半夜,我醒了,老婆不在身边。我一看,她正坐在电脑前翻译稿子!

我说:老婆,你也太拼命了吧!

她说:不拼命怎么还房贷!怎么给你买烟!你真以为我加薪了吗?那是我最近一直在接私活儿!

第二天老婆上班走了,我打开电脑,找到游戏里那傻X,他正在线,见了我,高兴地说:我就知道你能想通!怎么样,哥们,先付一半给你!

我默默地把账号发了过去。

-----------------------------------------------------------------

写在后面:

感谢读者老爷们对小手的支持,每条评论我都认真读过,每个赞我都真心雀跃,每次推荐我都受宠若惊。过几天我会回复所有评论哦~爱的抱抱送给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系列文章: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当前:

豆瓣一刻

推荐:钢牙哥娱乐深夜畅聊冰箱姐冷笑话

上一篇:多年父子成兄弟,父子间的段子

下一篇:没想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