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一刻:我为什么旗帜鲜明地反对基因编辑婴儿

2018-11-30 13:47

本文由豆瓣用户@高端人口虾 授权发布 丨

原文标题:我为什么旗帜鲜明地反对姓贺的 丨

感谢作者为豆瓣提供优质原创内容丨

\u6211\u4e3a\u4ec0\u4e48\u65d7\u5e1c\u9c9c\u660e\u5730\u53cd\u5bf9\u57fa\u56e0\u7f16\u8f91\u5a74\u513f

2018年11月26日,我以为今天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上午看看文献,下午配个试剂,晚上准备摇一个菌,明天送样测序。

突然,群里有一条信息:打开一看,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活的,已经呱呱坠地。

首先说一下,这项技术不是最新的,CRISPR CAS9已经应用了十年多了(关于这项技术,我懒得科普,大家可以自行看维基百科)。这项技术目前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用来制造转基因疾病的动物进行研究,甚至美国批准了基因治疗的药物。

这项技术好虽好,一个是难度特别大,步骤特别烦琐。另一个是脱靶率很高,基本上做20个,有一个阳性就不错了。还有是会有嵌合体的出现,就是一个个体里面,会出现不同基因型的细胞同时存在,脑中和肠胃中的细胞基因型会完全不同。

贺教授越过了三条红线:

一,对于生物体的基因改造,目前只做到猴。很多国家对和人很像的动物,已经很反感了。毕竟动物伦理有三R原则(Refinement, replacement, reduction),不清楚的可以戳《虾老师到底杀不杀老鼠》。贺老师一步到位,做出来两个大活人。

二,目前的基因治疗,主要用于修复突变的致病基因。贺老师这样,改造了一个可能正常的基因,还不清楚敲除掉会不会影响正常的生命活动,这两个大活人该怎么办。

三,上面我说的,目前,CRISPR CAS9技术尚未成熟,打靶效率很低,做出来两个阳性个体,可能就意味着处理掉20多个阴性个体。我查了贺老师的实验平台,他有一个三代测序平台,姑且认为他的测序效率很高,可以在胚胎15天以内(国际上通认的人和胚胎的界限)得到结果。

四,我上面说的嵌合体的现象,目前还不可以避免,实验动物用杂交的方式,得到第二代的纯合子。贺老师说,没有检测到嵌合的现象,我仔细看了,他说的是,检测了脐带血。我们通常是在动物死后,检测每个组织,在打靶的那一代,各个组织里的基因型基本上就没有一样的。呵呵,只检测了脐带血,逗谁呢。

五,贺老师做的,没有任何技术上的突破,唯一突破的,是伦理道德的最底线。以及,他带来了我们,致力于研究疾病,致力于用基因疗法作为下一个突破,可能长达十年的寒冬。

明天张峰老师(CRIDPR CAS9技术的发明者)也要去那个峰会了。

当前:

豆瓣一刻

推荐:钢牙哥娱乐深夜畅聊冰箱姐冷笑话

上一篇:豆瓣一刻:如何辨认一个人是否有家暴倾向?

下一篇:豆瓣一刻:一辈子洗澡都会想起一个男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