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一天: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2019-02-11 08:00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春节,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意味着回家团圆。但对于铁路工作者来说,团圆是他们的奢侈品。他们在不同的岗位上,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时光,奋斗在春运的第一线,更有不少“夫妻档”同时奔波在春运这条战线上。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大连客运段的王怡和徐晓慧就是这样一对夫妻。

摄影/朴峰 剪辑/小石头

文字/小石头 编辑/夏天

出品/腾讯新闻 腾讯图片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王怡是一名列车长,担任大连—郑州K715/6次列车的乘务工作。这趟列车单程行驶23小时54分,算上始发站和终点站,一共要经停25个车站,来回要3天。而春运期间,因加开临时客运列车,他将连续9天在车上度过。

他妻子徐晓慧是一名列车值班员,担任大连—上海T131/4次列车的乘务工作,来回也要3天。虽然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却因工作的特殊性他们一直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甚至连一张像样儿的合影都没有。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王怡粗略统计了一下,一年里夫妻二人同时在家的日子也就120天左右,“掰着手指往回算,担任列车长工作以来,今年已经是我连续第9年不能在家过除夕了。”王怡说。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1月20日 中午,这是王怡一家三口在年前最后一次相聚了,一家人在饭店聚餐就算一起吃年夜饭了。

根据今年春运的交路表,春运首日(1月21日),徐晓慧就要出乘,第二日,王怡出乘。春运期间,为了及时输送旅客,客运段增加了多趟临客,王怡不仅要乘务大连到郑州的路线,还要套乘大连到佳木斯的务工专列。也就是说,王怡从1月22日起,未来的9天他将在火车上和回家的旅客一起度过。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王怡和徐晓慧的家并不在大连市内,而是在瓦房店,每到上班日子他们都得先坐一个半小时的通勤列车赶到大连站。

春运首日,需要学习和注意事项很多,徐晓慧6点多就从家里出发了,8点半到大连客运段领取补票机,参加班组出乘会,10时55分到楼下点名,11时10分到站台接车,准备迎接旅客上车。11时41分,T131/4次列车准时发车,徐晓慧开始了三天的乘务工作。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王怡的K715/6次列车是13时36分发车,虽然比徐晓慧的列车晚两小时,但由于他是列车长,身上的责任更重大,需要做的工作更多。1月22日上午,王怡来到大连客运段进行面部识别上岗,然后到车队请示工作、到票据室请领列车补票票据等物品、与乘务员一起做出乘前的点名,还要进行一次出乘考试,确保对乘务工作熟练掌握。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中午,王怡带领着乘务员们一同走上站台接车,王怡走上列车检查设备安全、乘务员车厢准备等相关工作。他检查得很仔细,服务设施设备使用情况,灭火器、灶具安全情况以及餐吧、卫生间的卫生情况。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13时36分,列车准时开了。王怡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头到尾巡查一遍列车,了解列车运行状况和旅客情况。除了做好验票、补票等常规工作,他还要应对旅客的突发状况。哪里有突发状况,他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到。“旅客放假的时候就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春运客流量增大,人多事杂,我的工作就是要服务好旅客,确保他们安全到站,还要严格控制时间以保证准时发车。”王怡说。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下午2点15分,王怡在忙完开车各项工作以后才匆忙吃上“中午饭”。每到一个车站,他都会在车门口组织旅客安全乘降,时不时搀扶行动不便的旅客上下车、帮拿行李多的旅客提包、帮丢失东西的旅客找回物品……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1月25日晚,王怡结束了郑州-大连K716次列车的乘务工作后,并没有回家,而是选择了留宿单位附近的乘务员公寓。因为第二天,王怡要套乘今年春运首趟大连至佳木斯的务工临时专列。今年首次乘务临客,面临新的车体、新的工作环境,王怡作为车长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工作。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自从2007年儿子王硕出生以后,一家人从来没有像样地在一起过过一个团圆年。今年除夕之夜也是如此,他们只能把孩子送回瓦房店许家屯的爷爷奶奶家,这新年的一别仿佛隔了一个世纪。

为了等王怡下乘后一起回老家过年,徐晓慧三十晚上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家过。“这是我第三年独自在家守岁了,习惯了,”徐晓慧无奈地说,娘家太远了,初一赶不回婆家。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王怡的父亲每隔三天就要从老家坐一个半小时的长途客车来到瓦房店市里,给孙子做一日三餐,接送他上下学,陪他上补课班。这一跑就是9年。 “我和老伴儿在农村住惯了,不习惯城里的生活,出了门谁都不认识,还是在农村好,街坊邻居都熟悉,万一有啥事儿也好有个照应”。为了儿子一家,老两口也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王硕懂事以来,他们最怕孩子问的就是,“爸爸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一起出去玩啊?”面对孩子的问题,他们往往无言以对。

当记者问王硕新年有什么愿望时,王硕低下了头,搓着双手,低声说道:“希望爸爸妈妈能多陪陪自己。” 徐晓慧一边摸着儿子的头,一边说:“我最亏欠的就是陪儿子时间太少,他在成长中的很多个‘第一’都错过了——第一天上小学、第一次辅导作业、第一次戴红领巾、第一次开家长会……”说着说着她的眼里泛起了泪光。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对孩子如此,对父母就更是愧疚了。王怡是独生子,每到过年,他都要跟车,不能陪在父母身边,“今年三十晚上,也只能在电话里给他们拜年了,”王怡满含歉意地说。

还有一件事,一直让王怡耿耿于怀:那是2015年,那一年奶奶去世,由于当时正在列车上当值,又没有别的火车可以追上K715/6次列车,一辆列车不能没有列车长,所以他无法赶回去见奶奶最后一面。他只能默默擦干心酸的眼泪,强忍内心的悲痛,认真仔细地走完了全部行程。第三天下乘后,他打了辆出租车,直奔瓦房店老家。他跪在奶奶坟前,痛哭不止。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对妻子,王怡是爱的、是心疼的、是感激的、更是愧疚的。“我们结婚16年了,只有去年十一的时候,我带着她和儿子去了一趟凤凰山,儿子给我俩照了一张合影,是除了结婚照外唯一的合影,”王怡说,他平时工作说的话太多,回到家就不爱说了,妻子非但没有埋怨他,反而更理解他、支持他。

列车长夫妻连续9年没一起过年 三十晚上妻子独自一人守岁

大年初四,徐晓慧又上车了,大年初五,王怡也上车了,周而复始……

王怡和徐晓慧的故事,只是铁路春运家庭的一个缩影。为了春运的安全畅通,为了乘客能及时安全地回家过年,铁路工作人员忙碌在没有硝烟的春运战场,奉献着自己的青春。

(《中国人的一天 》第3333期 微信搜索公众号“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说出你的故事;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带你看更多不同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文章来源腾讯新闻,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

当前:

中国人的一天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中国人的一天:我的春节不放假:车站每天上演“猫抓老鼠” 便衣和黄牛斗智

下一篇:中国人的一天:对付爸妈的这些“骗术”,你都用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