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一天: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2019-03-05 07:55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时间追溯到100多年前,村民邹玉祥所居住的陡桶岭上有座建于清末的亭子——清峻亭。由于亭子地处衡娄两地交界,往来歇息的人很多。为了给路人解渴,从邹玉祥的爷爷邹高任开始,邹氏族人代代相传,义务为人挑水煮茶、守亭护路。

“中国温度”扶贫特约

摄影&视频/黄启晴 编辑/小为

出品/腾讯新闻 腾讯图片

点击观看视频:祖孙三代为路人免费挑水煮茶 花光积蓄护庭百余年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在位于湖南衡阳县、双峰县交界处的“陡桶岭”,高约600米,山势陡峭,自古就是连接衡双两地的交通要道。沿途山路没有水源,两地上山均需半小时,路行至此,正是路人渴乏之时。为方便过往乡人,清朝光绪年间,两地富绅共同出资,在离山顶100米的地方,修建了清峻亭。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也就在此,今年62岁的邹玉祥和叔叔邹凡轩还有爷爷邹高任,三代人接力百余年,义务为过往路人挑水煮茶被传为佳话。邹玉祥说他这一辈都紧紧的和这座亭子绑在一起。以前是爷爷的承诺,现在是自己对这个亭子的交代。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当年邹家贫寒,清峻亭建成后,邹家还曾拖家带口住在亭子里。当地乡亲见此,便主动凑钱,帮邹家翻修破旧房子。曾祖父为了报乡邻恩情,便叫其子邹高任(邹玉祥的爷爷)义务挑水护亭,供过往乡邻们饮用。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2019年2月底,清峻亭里颇为热闹,这几位女士是从双峰过来的,她们小时候经常爬到亭子里来玩耍。“那时山道好热闹,亭子晚上也有很多人来,4条长凳都坐不下。”邹玉祥说,爷爷邹高任每天挑水上山,多的时候一天挑水4趟,每年喝水的人不下万人。从陡桶岭山脚下挑水上山。为了路上有个说话的人,他小的时候,爷爷常把他带在身边。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邹高任不管家里有什么事,每天坚持挑水。直到1960年,69岁的邹高任挑不动了,同村单身老人邹家俊接手挑了13年。当地几个村子每年凑400公斤谷和一些小钱,给邹家俊做工资。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1973年,邹家俊老人年事已高,难以承担。邹高任的儿子,邹凡轩便接过这个担子。不过,邹凡轩接过父亲留下的扁担、水桶往山上送水时,400公斤粮食没人给了,挑水又成了义务劳动。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1993年,邹凡轩挑水20年后,年老体弱,挑不动了。作为侄儿的邹玉祥得知消息,从煤窑辞工,回来接过扁担和水桶,继续挑水。开始了连续25年的履约“义行”。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25年,每天挑2趟,1趟来回6里路,邹玉祥在这条山路上竟走了109500里之远;按时间算起来,一趟来回1小时,每天2小时,25年来竟在挑水路上走了18250个小时。(如果您愿意继续支持邹家三代人的善举,请点击【致敬困境中的行善者】进入腾讯公益平台进行捐助)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清晨,邹玉祥趁着天蒙蒙亮,便从厨房拿起两个空桶,从附近水井打了两桶水,挑上山去。山中湿寒重,但邹玉祥脸上汗水直流,头顶冒着热气。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挑水上山,烧水煮茶,巡道检修,清理垃圾,这是邹玉祥每天的“必修课”。从山下到山上有3里路,山路崎岖石阶交织,一个多小时,而挑着水的邹玉祥半个小时可以爬上去。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不止是挑水,还要护亭。在清峻亭里,粘贴着2012年由两地多个村组捐资修复亭子的红榜。2001年,邹玉祥看到清峻亭年久失修、瓦面破损漏水,还拿出自己所有积蓄8000多元,再多方筹资7万多元,对清峻亭进行维修。维修期间,他没有一天离开过工地。然而结算工资时,他一分钱也没要。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倾其所有时,也是邹玉祥最为窘迫的时候。邹玉祥与妻子育有一儿两女。多年来邹玉祥挑水守亭,很少照应家里。邹玉祥长子邹振辉读大学的钱都靠亲戚支援。“我妈一人种地养猪,管兄妹仨。我爸挑水没收入,我妈跟他吵,守亭子图什么?”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困难没有,烦恼嘛,就是有人不理解。我和‘我家那个’好久没讲话啦。她住山下新房,我挑水守亭,还住半山腰老房子。”邹玉祥的坚持和家人的不理解,让他和妻子分居了十几年,依靠在挑水之余,替人烧制木炭和打短工糊口。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儿子邹振辉已定居厦门,目前是广州某公司工程部经理。“我现在也当爸了,特别想父母和好,在广州买了房接二老去住。没多久父亲就说亭里水怕没了,要回去,母亲更生气……”邹振辉有些无奈。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说起妻子的时候,邹玉祥沉默许久,仿佛自言自语:“水,总得有人挑,习惯了,习惯了。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这些年,随着乡村路网的建设发展,“陡桶岭”这条山路已不在是两地乡民必由之路。过往的路人也越来越少,更多的路人则是附近游客。在清峻亭外,邹玉祥种了一片白菜。他告诉这些菜自己根本吃不完,其他就送给过路的乡邻。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2015年,邹玉祥三代义务守亭为路人挑水的事迹被媒体发掘报道,邹玉祥的故事也被更多人知晓,并被评为“湖南好人”。省、市、县等几级政府还根据邹玉祥实际情况,以资金的形式对邹老进行帮助。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但邹玉祥的生活并没有因此改变。每天三餐,他都是极简的处理。“想吃就做一点,不想吃就不做,大多也以蔬菜为主。”他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照顾亭子之上。他还特意购置了5个热水瓶,茶叶和一次性茶杯。每天早晨为路人烧水,煮茶。逢年过节时,热情他还会备好香烟和茶歇,供路人休憩。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从去年9月,衡阳市义工协会开始关注到邹玉祥,并且会不定期的对邹玉祥进行关爱和帮扶。在衡阳市义工协会帮助下,邹玉祥还受到了建辉基金会帮扶。从今年1月开始,每个月将会有500元每月的帮助资金会下发到邹老手上。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你还想挑多少年?”“我想,还能坚持10年吧!”邹玉祥有些犹豫的告诉记者。

爷孙三代深山挑水煮茶百余年 家人反对被迫分居十几年

如果您愿意继续支持邹家三代人的善举,愿意资助那些在困境中行善的好雷锋,请长按上方二维码或用微信扫描,或点击【致敬困境中的行善者】进入腾讯公益平台,汇聚点滴的爱,支持他们继续行善。

文章来源腾讯新闻,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

当前:

中国人的一天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中国人的一天:一家四代在深山摆渡141年,村民过河不取分文遇洪水不耽搁

下一篇:中国人的一天:被水封印的“孤岛村”孩子上学要撑船 做梦都盼着路能修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