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网络吃白食会终结吗?

  文/张鸣

  纸媒式微,电视岌岌可危,当今世界,如果说还有媒体的话,网络可谓一枝独秀。但是网络媒体,在内容方面,却是靠吃白食长大的。就中国而言,众多的网站,除了一些新闻报道是从平面媒体上买来的,剩下汗牛充栋的文字,其实都是白得的。已经有十多年了,就作者而言,不知道有多少文字在网间传播流布,却从来没有人来问过你。转载的时候,能把你的名字留下,已经算是客气的了,有的干脆就成了无名之文,或者换上了别人的大名。

  都说网络侵权的官司可以打,但却没有见哪个打赢过。虽然说,有少数门户网站已经开始尝试付费,但这样的好事,对作者来说,还相当稀罕。而且好事,也仅仅限于有名的作者,众多籍籍无名之辈,只能望网兴叹。好消息终于来了,作家棉棉状告谷歌侵权的官司赢了,获赔5000元。虽说获得的赔偿有点可怜,但毕竟有了初一,兴许就会有十五。

  当然,现在就说网络白吃时代就要结束了,肯定有点早。对于著作权的认识,国人基本上还处于草昧时代。抄袭偷窃什么的,就不用说了,至今为止,连学术界对此都毫无办法。一些学界大人物的抄袭案,包括校长、院士,最终都不了了之,何况文学界,艺术界?不管怎么折腾,官方都不出手,出手也是护着自己的大腕,哪怕证据明晃晃地摆在那里。打官司吧,法院居然可以在李逵和李鬼之间,判李鬼胜诉,你说让人怎么办呢?

  更可怕的是,读者对于作者的著作权,也很不以为然。在我们这里,卖盗版和买盗版的,都没有任何羞耻感。很多人觉得某本书不错,直接就将之扫描上传,说是给大伙谋点福利。在众多的读者眼里,写书的人,理所当然应该给大众提供免费产品。因为多数读书没有写书的有钱,属于弱势,理应被帮助。每次在网上讨论著作权问题,都要被人骂。骂你的人,理直气壮。如果拿人钱财,没人认为应该,但白用白看人家用心血写出来的文字,却完全无所谓。

  人们也许不知道,如果这种状况继续下去,我们这个国家,将会没有人有积极性写作,创作,也就窒息了。因为世界上不可能有太多的人乐意做文字义工,总是提供免费产品。精神产品,也是产品,而且是更珍稀的产品。

当前:

真话

上一篇:文革结束,李大爷的家没有了

下一篇:果智法师:我为什么还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