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智法师:我为什么还俗?

  注:1月6日,罗昌平在真话撰文与果智法师对话,文中问及是否会回归尘世,果智法师答,“我要动员更多人出家,我就必须还俗!”1月8日,他微博上宣布还俗,将微博名改为“还俗僧果智”,并附长文解释。

  自古以来,在中国人长辈的传统习惯思维中,出家、还俗都是很丢脸难过的事情,因为要断子绝孙了。而在一些学佛弟子或对佛法恭敬的居士眼里,却是非常神圣神秘神奇的事情,高不可攀,不敢成就自己穿上僧服。所以都对出家这事讳莫如深。

  在佛门,出家、还俗都是自愿的。没有任何强迫,拉人头的意思,也没有师父强迫弟子还俗,除非破大戒。在佛门,破戒称为破戒比丘,最多也是赶出山门,破戒比丘失去戒体,但僧团的住持无法做到让破戒比丘必须还俗,最多只能劝说。

  因此,在佛门有三不阻拦:出家还俗不阻拦,换一个寺院住不阻拦,换一个师父不阻拦。但是,想剃头出家,是需要福报,因缘的。在管理相对严格的寺院,未经剃头师父允许选择离开,下次要再回到以前的师父身边学习生活,师父一般是会给这位不听话的弟子一点脸色看看,来个下马威,考验一下这位弟子是否诚心回来,同时也让他忏悔业障。

  我相信每一个出家人当初出家时的愿望都是带着成佛的大愿而来,且绝大多数是发起了出离心,来了脱生死。可是,出家后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快往生,于是需要通过做各种事情来行菩萨道。但做着做着发现,自己做的事情到底是在行菩萨道,还是在搞名闻利养?

  这点很多人是容易迷失方向的,因为人的发心,是只有自己才能观想到,别人是看不到的。也就是大家常常听到的一句:佛在心中。到底佛有无在心中?这就需要反反复复训练观想自己心中的贪嗔痴。

  谈谈我的感受吧。我的还俗,首先是自己的道心退转,这点必须承认,就是自己不想成佛了,放弃成佛的大愿,并且愿意转世披毛戴角还,或者只修人天福报。

  但这并不是什么恐惧丢脸的事情,出家是放下,还俗也是另一种放下。人的一生,需要不断经历一些拿起与放下,才能变得成熟,快乐。

  绝大多数在家人评价一个人是否成功,只是看到这个人拥有的钱有多少?权有多大?而忽略了这个人给社会创造的价值有多少?

  大家判断一个出家人是否成功,也是看到一些表象:他是某某大寺院的方丈住持,在全国、省、市政协人大担任职务,他发心把破烂不堪的旧寺院重新修建得像富丽堂皇的皇宫。

  不可否认,这些是一个标准,却忽视了这些都与佛法无关,也仅仅是做了一个世俗人做的事情。

  当我发现佛法不离世间法后,就开始反思当今社会的佛门乱象了。我能不能说,怎么说?可是,我说的话是没有人会听,特别是中佛协的大德们,指望宗教局也是很难改变现状。这些都是既得利益者,要把自己好不容易到了口袋的钱掏出来,是人都很难做到。

  需要中国佛门现状得到根本性的改观,唯有请相关领导开口,方丈们都会听他的。可是如何让相关领导关注到佛门现象,却是一个非常难做到的事情。首先,他们的护法神已经屏蔽了每天发给他的无数上访及反应诉求的信件,送到相关领导眼里的公函,已经被他们的秘书们过滤了无数遍。写信这条路是封死了,除非是找他们身边的人交给他,但几乎没有人敢惹这种麻烦事。因此,做过记者的我想到唯有通过媒体的呐喊,才是一条捷径。

  如果我是以一个出家人的身份,所提出的任何佛门制度改革的诉求,都是一种贪嗔痴,都是或多或少违背了佛教的戒律,这点我要给大家声明。

  所以我以一个在家人的身份,护持佛法僧三宝的三宝弟子来说,却是更为合适。并且我所做的并不代表佛家师父的意思,仅仅是一个学佛人,一个生命的个体。我恰恰是希望更多具有宗教信仰的宗教徒能一起来推动这些事情,我们国家新的宗教自由政策才能更快出台。

  同时,作为一个僧人,干涉世俗事情太多,也确实给人感觉另类,伤害佛门的声誉。而作为一个还俗了的世俗人,提出任何一项社会改革的主张,甚至做出一些过激行为,比如参与组织游行示威串联,也与佛门师父们无关。

  记得一位师父给我说,我们身上哪里痒,别人怎么知道?这句话提醒了我,不管我们做任何有关社会改良的事情,都不能默默的去做,写信是石沉大海。这是一个互为因缘的社会,我们要想达到某些目的,必须付出一些代价,在成就别人的同时,也是在成就自己。

  出家一年来,我是从中得到了巨大的收获。所以我常常微博上鼓励每个年轻人,大学生,高、初中毕业生要出一次家。很多人一听出家就害怕恐惧,被清规戒律吓到了,殊不知这些戒律是在完善自己的人格,保护自己的。他们还说我出家会中毒太深,将来不敢还俗了。

  在中国大陆的汉传佛教,出家需要割亲辞爱,父母亲学佛可以,送孩子当兵可以,但知道孩子出家,肯定受不了难受死了,大家往往忘记了出家是可以还俗。

  佛制规定可以出家还俗七次,主要以剃头受比丘戒为准,可是当今社会,反复十次也没有人管,因为社会经济条件太好了,绝大多数人是不愿意去出家,每次开戒坛要么人数不够,要么以老年人或重复受戒的人居多。

  我大力呼吁年轻人出一次家,受一次戒。就是要让大家把出家像当兵一样平淡看待,是一件光荣的事情,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受益终身的事情。

  我宁愿让无数网友来骂我,挑战世俗的看法,让他们看破放下。以后年轻人出家就不会成为什么稀奇的事情了,更不会被人臭骂,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简单。直接来受戒学习,表面是吃一次苦,实质是给自己消业障,培福报。

  为什么出家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有这么重大的意义?

  首先可以去习气毛病,讲讲我的感受吧。我出家前习气毛病很重,经常骂人,张口便是粗话,坐下双腿不断跺脚,晃来晃去。还经常叹气,着急、焦虑,烦恼心很重,埋怨别人,很难宽容释怀别人,看问题片面,喜怒哀乐容易喜形于色,抢着发表意见,有时也没有主见常常问别人拿主意,吃肉吃鱼喝酒喜欢夜生活,生活没有规律等等贪嗔痴的不良习气……

  这些在出家一年来的训练中,全部改正过来没有了。并且真的看淡了名与利,不惧达官贵人。

  这对于一个发心要努力完善自己人格魅力的人来说,短期出家是非常重要且有必要。但在你们出家期间,一定要改过自己的惯性思维方式。就是要理解宽容别人,他们打骂我们是为我们好,是在成就我们的道业。

  这需要以出离心,大丈夫的大舍心态来如理如法做事,就是要换一种思维方式,就是出家人与在家人在思维方式与生活方式是反方向来思考问题这就对了。

  只有出家之后,遇到善知识、深入经藏、深入体验僧团生活,才会破除对迷信的看法,才知道原来很多在家人包括自己曾经学佛基本都是搞迷信学歪了,佛教恰恰不搞迷信的,而有些师父及寺院为了生存,会通过一些仪轨佛事来接引众生,所谓外门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师父不作怪,居士不来拜就是这些道理。但自己心里要清楚。

  佛教是一门信仰,正因为是信仰,所以容易被神圣化、迷信化、偶像化。今天社会还增添了行政化、商业化,集团化。

  这些都不是好现象,我出家之后发现这些问题,总是想尝试改变,但发现太难了。师父们常常说要破除我执我见,其实每一个佛弟子在未成佛之前,都是凡夫,因此还是有我执我见,我们如果不能做到立竿见影的改正,但至少可以做到一点点突破。

  今天我想做的就是不断突破,一旦突破到一定时候,量变也就成了质变。

  我的还俗,就是要告诉大家去偶像化,神圣化。僧人还是人,僧人还没有成佛,只是放下的比在家人多点,有些僧人还有一些习气毛病,需要大家互相宽容。不要过度迷信师父,要把僧人请下神坛,回归到一个普通人的正常生活。否则这个世界所谓的“大师”会层出不穷。

  将来,寺院短期出家的活动会层出不穷,大家会有更多人有机会去体验佛教生活,这是一个好事。就像今天的泰国、斯里兰卡等佛教国家,佛教已经成为国教。

  当我们每个六根具足的年轻男子都有机会出一次家的时候,僧团的规模就会不断扩大,只要大家有一个信仰,当然信仰别的宗教也可以,我们的公民才会更少一点血腥与暴力,社会才更和谐,大家会通过对话、谈判来解决很多问题,而不是暴力,对抗。

  有一个禅师说的很好:把自己当别人,把别人当自己;把自己当自己,把别人当别人!这样我们的社会才有希望,当大家的素质得到普遍觉悟与提高,而暴徒少了很多的时候,我们的国民才会有机会能更快的进入和谐、民主、自由的宪政国家。

  文|还俗僧梁璐

  出品:【大国小民】工作室

  出品人:王银超

当前:

真话

上一篇:张鸣:网络吃白食会终结吗?

下一篇:没有了